第一部

边际启示录-星辰之子

在银河系的边际,风流倜傥的星际牛仔查尔斯为了寻找传说中打开创世神古墓的钥匙碎片,获得原初的力量,在TRZ-47行星上展开了壮丽的星际大冒险。

07

龙与剑,沙与火,光与影的传说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在塔尼亚城北的小山坡上,年幼的达拉正在吃力地对着一块巨大的岩石摆弄双手。他正试图用自己的异能将这块石头抬起来,因为昨天那个犄角比他长的邻家女孩儿碧姬把一只可怜的小沙蛮鼠扔进了他的裤裆里。

达拉满头大汗,无论他摆出怎样的造型,嘴里念多奇怪的咒语,眼前的巨石都无动于衷。

他的脸涨得通红,小尾巴因为不高兴竖的笔直。他又尝试了好一会儿,都以失败告终。


“今天就到这儿吧,”达拉生气地踢飞了脚边的碎石,“碧姬,碧姬,丑碧姬,明天再来收拾你。”

正当小家伙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那块巨大的岩石正在颤抖,紧贴着地面,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摇晃着整个山体。达拉兴奋地举起双手,蹦啊跳啊,以为是自己体内强大的能力正在觉醒,他听过周游四方的邦捷叔叔说过,“当力量来临时,地动山摇。”

震动越来越剧烈,随之而来的是让小达拉连站都站不稳的飓风,这风还带着嘎吱嘎吱犹如老太婆门牙碰撞的声音。

小达拉不会忘记今天,当他看见那伏贴地面飞过的巨大飞船从他头顶划过,泛着幽蓝的光,耀星被完全遮挡住了——

不是因为那飞船的巨大,而是在那远处的天空中,几十只相同的飞船组成舰队,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它们像烈鸟一样发出整齐的轰鸣声,它们渐渐变成一张猎网,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开始捕猎。


喧闹的时之狭间竞技场。

雄壮的英灵圣曲透过巨龙号角放声歌唱。


“欧拉欧拉,比赛结束以后你们会去哪儿?”弗雅突然一反常态地安静下来,问道。

欧拉扭动着它笨拙的机械脑袋,看着眼前这位女孩儿,似乎比平常要慢一拍地回答道:

“查理先生将会动身去北方的高原。由于这项机密任务的关系,虽然欧拉对您很信任,但是我能说的仅此而已。”

“还是继续去寻找钥匙吗。”

“啊啊啊啊!请你小声点,我可不想收到帝国法院传票!!”

“潘达拉...”不知为何,弗雅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眶渐渐湿润,她朝着蔚蓝的天空发呆,然后思绪又像回到了身体里,裂开大嘴开心地说,“你们一定要去红树林瞧瞧,那儿有这颗星球最棒的景色。噢对了,还要尝一尝原住民的布卡布卡炖肉汤!”

“听您这么说,弗雅小姐一定去过那儿?”

“如果可能的话,我带你们去。”

“如果可能...这个前提是什么意思?”

弗雅看着欧拉,什么也没说,用力地敲打欧拉的铁罐头脑袋,“享受比赛吧,我可是把所有的钱都押在查理先生身上了。”


而此时的竞技场里,四位最强的战士互相僵持着,谁都没有先动手。后背中剑的查理萎缩成一团干瘪的人形胶壳,然后鬼使神差地出现在“鬼蝶”恰恰的身后,用一把匕首抵着恰恰的腰部。

“你——”显然恰恰对于诡计多端的查理十分恼火,她还没有搞清楚这个混蛋到底是怎么躲过她的致命一击的。

随之而来的是考特爵士的一阵大笑。

恰恰瞪了那个老家伙一眼,感觉脸颊发烫,像是受了什么羞辱一般。

“没想到在如此规格的比赛中能见到充气傀儡这种不入流的黑货,”考特放肆地笑着,泪花都笑出来了,“我说年轻人,黑八区来的?”

众所周知,在索恩帝国,首都星黑八区是治安最差,鱼龙混杂的贫民区,致幻剂交易,黑货走私都只能算是日常。在黑八区长大的帝国人,一般都是被看不起的下等民。

“是啊,老子以前黑八‘星降’帮的小头目,”查理对自己的出身引以为豪,“那个时候,老秃头888肚子还没长膘,咱们星降那可称得上威风堂堂。”

“是是是,我听说过‘星降’。”考特轻蔑地说。

“老头子,你听说过呀!”

“那可不,全帝国最擅长逃跑的帮派嘛!”考特说完便狂笑起来,那笑声像极了一串晒干的咸鱼。“你看这充气娃娃,”他笑得前仰后翻,“一群大老爷们平时挺寂寞的吧!”

“老爷子,下次送你一个?”查理也毫不示弱,“哦不,我想那得给你订做,让我瞧瞧,我看得是特特特特特特特特小号的吧!”

一根红色的锥形标就差一毫京就射进查理的脑袋了,他显得十分沉稳,在命中之前徒手接过了它。

“老爷子,太慢了唷。”查理坏坏地说。

“是嘛”

红色锥形标突然想起了“滴滴”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快,接着就爆炸了,只见查理整个上半身都陷在了烟雾之中。

“下一个。”

考特爵士收回了锥形标,变成绿色的标枪悬浮在头顶。

此时,只听一声狂野的吼声,女战士恰恰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用巨剑向地上的考特爵士砍去。考特爵士用自己的机械手臂接过了巨刃,并轻而易举地连剑带人掀翻了恰恰,顿时竞技场上一片嘘声。

“为什么你不动?”接连“干翻”两人的老海贼,对那个一直在旁观战的达斯尼人颇有不满,他一直都很讨厌那些躲在雨林里的小绿人儿(他是这么称呼的),更何况今天见到一个活的,这怒气不打自来。

“我正在感受大地,”奇寇相比其他三人来说,像是一个看破一切的智者,他修长的手指轻轻触碰地面,闭着眼,“NORA会告知我未来,指引我下一步该做什么。”

“我来告诉你吧,”考特爵士又如之前一般愤怒地集气,使锥形标变得巨大,“下一步你和你的NOVA妈妈一起见鬼去吧。”

变得巨大的锥形标像条红色的巨龙朝奇寇砸去,刹那间地动山摇,欧拉刚倒好的机油也洒在了弗雅身上。

“我帮你擦擦,”欧拉用机械手在弗雅的胸前擦拭——

“不可以哦!”弗雅用力地甩了一巴掌给欧拉,整个铁罐头脑袋都快飞出去了。



整个决斗区域扬起了巨大的沙尘,人们依稀可以见到一条回旋的沙龙在搅动大地。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向来威严的英雄王也不住挪动了一下身子。他们在等着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最终的胜者昂首的姿态。

可是要是在这里就结束的话,我查理·皮纳斯还是回去卖充气娃娃吧。

“啊啊啊啊啊——”

有人在看台上激动地站起来,兴奋地指指点点,随着沙尘的散去,人们渐渐能够看到竞技场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噢,真是糟糕的先生,”欧拉捂住自己的眼睛,一旁的弗雅却乐开了花儿。

只见被锥形标炸弹炸得衣不蔽体,只剩下一条红色内裤的查理·皮纳斯一副标枪运动员的架势,弓腿蓄力,手里紧握着因为高速转动而发烫的锥形标。他像只野兽一样嘶吼着,拼了命地把这条势不可挡的巨龙握在手里,并想把它再扔回去。

在一旁起身的“鬼蝶”,把巨剑反着拿在手里,并指向半裸的查理。原来在剑柄的底端是一个微型的离子迫击炮。

“送你一程。”向来沉默寡言的恰恰冷冷地说了一句,但查理却会心一笑。

只见在那肉眼可察觉变化的一秒内,随着迫击炮巨大的冲击力,查理被炸得飞了起来。漂在空中的查理顺势将“标枪”丢向了天空,直指耀星。他紧闭双眼,咬牙切齿,因为灼热的日光而感到眩晕,就在他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一股柔软的力量将他包裹,使他安全着陆。

他气喘吁吁地看着左手边,是那个绿色的达斯尼亚人救了他。

“——啊!”

紧接着,他们看到一只小老鼠被吸上了天空,他的喊叫声渐渐弱去,所有人都抬头看他,直到他消失不见。


我想,这辈子考特爵士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原来如此...我们一直以为那个锥形标是受小老鼠控制的,其实是锥形标带着小老鼠!”弗雅在看台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有趣,太有趣了!原来宇宙中还有这么多有趣的发明!”

看着弗雅眼里冒着兴奋的星星,欧拉装作老成的样子说,“想看看宇宙的边境么——”

“想想想!”弗雅像只小兔子一样点头。

“那我带你去冒险。”

“好好好!”

其实这只是一段欧拉录制的查理先生的录音,通常他在把妹的时候都会说这样的台词。

“那就说定了呀!欧拉!”弗雅使劲儿地摇着欧拉,看样子它都快散架了。

“我——我——机体报障,机体报障——”欧拉颤抖着声音,“请你停下——温度过高——温度过高——”

弗雅冷静下来,眨着眼睛看着欧拉。

“请一定带我走。”

欧拉摆正自己的机体,说:“你放心吧,弗雅小姐,根据查理先生的尿性,他一定会带你走的。”

“是嘛!是嘛!”弗雅的尾巴又开心地摇了起来!

“当当当当然然然他一定定定会邀请你你你和他他他一起睡个觉的的的——”

“好啊!我知道呀!把第一次交给查理先生,该是件多么浪漫的事情!”

“机体报障——机体报障——从来没有一个女性这样说过——我要记录下来给查理先生!”


随着考特爵士被丢向天空,竞技场上顿时就安静了许多。

查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副虽然我现在样子挺丢面但我还可以一战的样子。

“来吧,小蝴蝶,”查理轻佻地招了招手,“我们继续。”

“奉陪到底。”鲁玛恰恰再次掉转了剑的位置,此时巨刃又回到了原始的姿态。

恰恰不再像之前那样鲁莽地冲锋,她闭上眼睛,嘴里念叨着什么,不一会儿功夫她手里的巨刃便拆分成了两把锋利的双刀,刀刃上还燃烧着紫色的火焰。

又是这恼人的异能。

对查理来说,他最烦塔尼亚这些麻烦的特异能量了。在他看来,他们简直就像连环画里画的那些超级英雄,又是变形又是念力什么的,太没有真实感了。什么样的战斗是查理最欣赏的?作为一个冷兵器的爱好者,真刀真枪的火拼,那种碰撞感,撕裂感才是。

他叹了口气,从自己的飞行靴底抽出两把“低阶版”的“侍刃”,这是当年在武器店买“侍刃”时候送的赠品。

“哎,凑活用吧。”查理白了白眼,随手将两把匕首掷向空中耍了耍帅。

“我事先声明啊,我不打女人,所以小蝴蝶你也别弄疼我。”查理在一脸愁大苦深的在恰恰面前调侃着。

“我事先声明,只要我看不惯的,我都杀。”说罢便以肉眼不及的速度移动到查理面前想要给他的胸口来个致命一击,但还是稍逊查理一筹,被他巧妙地用一个滑铲躲过。查理绕到恰恰背后,像个裁缝一样朝她身上划了一刀,接着——恰恰的披风就脱落了——随之露出了小麦色的后背。

“你——”可怜的鬼蝶一下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裸背,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我说了不打女人的,啊呀——”恼羞成怒的她狠狠地朝查理刺去,“小蝴蝶,怎么一言不合就想致人死地呢?哎呀——”

恰恰不断地刺他,可是查理像跳舞一样轻松地躲避她的攻击,很明显,受到羞辱的女战士乱了分寸。

查理趁机又在她身上“哗啦啦”胡乱地划了一通,接着恰恰的黑色铠甲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碎成了一地,她只剩内衣的酮体暴露在竞技场的阳光下,在座的所有男性都站了起来,连连惊叹——如果欧拉能够伸长履带的话估计他也会这么做的。

“你这个流氓!——”可怜的小蝴蝶颤抖着叫喊着,声音里总算有了些女孩儿的柔弱,看起来她快哭了。

“不好意思久等了。”查理像个熟练的裁缝,将不久前滑落的斗篷剪裁成了一件漂亮的披肩,并立刻给恰恰套上,也不知从哪儿来的无赖勇气,这家伙还假惺惺地说:

“亲爱的,你不皱眉的时候特别好看。”

此时欢呼声和嘘声同时响起,绅士们为查理欢呼,而女士们则讨厌至极。坐在主看台上的雷恩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在竞技场里看过这样的画面。

恰恰的最后一丝心理防线被击破了,她跪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查理扶着她的肩膀,还不住地安慰她,说什么没关系输了比赛你赢了我的心,还有晚上你可以来找我我请你喝黄金柯乐曼鸡尾酒之类的胡话。
 

查理站起身来,面对着那个他至今还猜不透的达斯尼亚人奇寇。在他面前,查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距离感,这种距离感令人不适。

“来吧,到你了。”虽然查理嘴上这么说着,可是他不知为何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不踏实感。

嗡——

他的机械心脏突然强烈地颤抖了一下,他感到有些无法呼吸。

心里扬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他看着奇寇,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可这种熟悉感令他恶心。

“时间到了。”

突然奇寇说了一句令查理费解的话。

他奇怪这位绿皮肤的达斯尼亚人为什么没有参加刚才的乱斗,而只是在一旁观战;他又奇怪刚才自己掉下来的时候为什么他要救他呢?

查理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这种预感正在强烈地刺激他的心脏。

“精彩的战斗,查理·皮纳斯,”奇寇用毫无情感的声音说着,“Z会为你的成长感到高兴。”

“什么?”查理听到Z的名字,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

奇寇把手按在地上,地面上渐渐泛起了一圈圈气旋,越来越强烈。

“我该走了,查理。”奇寇抬起头,此时,竞技场的人们也感受到了这不同寻常的气氛,逐渐变得躁动起来,“你也是。回到你的任务中。下次再这样任性,Z可是会生气的。”

他坐了一个握紧拳头的动作,查理知道,那是捏碎心脏的意思。
  

随着一阵巨大的冲击波,奇寇消失了。

人们在空中却还能听到他留下的声音:
     “NORA指引我们飞向天空,末日惩罚降临了,那些飞鸟会把你们罪孽深重的沙之一族啃食殆尽,连同你们的王和你们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