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边际启示录-星辰之子

在银河系的边际,风流倜傥的星际牛仔查尔斯为了寻找传说中打开创世神古墓的钥匙碎片,获得原初的力量,在TRZ-47行星上展开了壮丽的星际大冒险。

08

龙与剑,沙与火,光与影的传说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从一艘还未完全降落的飞船上跳下,弓着腰,踱着小碎步向四面八方散开。

“第四区域,确认安全”

“第五区域,确认安全” 

“第六区域,确认安全……等等,这里好像有些动静,请求增援部队!喂,有人听到了吗?喂?”

侦察兵弗兰克举着新型的XMZ-95“饥电”激光枪走向前面这个第六区域的小房间,头盔里面的通讯系统给他的回应是一段没有终点的电流噪音。

“好吧,我自己进去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在这里面,等等,我还是换一把枪吧,我可不想身上碰到外星人恶心的组织液。”

弗兰克拿出了研究室新研发出来的BZ-35“洋蛇”麻醉手雷,这个麻醉手雷是那个名叫尼古丁的博士用来自古地球澳大利亚北部海岸的贝尔彻海蛇毒做成的,毒素足以让密闭空间内的人昏睡48个小时。

“还记得上次埃里克舰长就因为这个麻醉手雷还好好的表扬了他一番…”

“但愿没有什么鬼东西在里面吧。”弗兰克收起激光枪,确认了一下自己头盔的防毒功能启动后走向前面这个小房间。

 

一股浓烈的酸痛感从鼻尖传达到查理·皮纳斯的大脑,一股眼泪冲开查理的眼皮,他看到的是鲁玛恰恰脱下了查理为她“裁剪”的披风,正在用这个披风擦拭沾满鲜血和灰尘的巨剑,不过这不重要,查理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位狂战士,她的身体在手上下擦拭巨剑时发生的一点点轻微抖动都被查理皮纳斯细细品味。

“嘿,我说你这个小鬼头!”

查理的视线被这一声厉喝吸引过去,原来考特爵士就坐在一旁看着刚才查理春心荡漾的一幕。

“刚才不是那么能打么,怎么就被个不知名的入侵者给干倒了?昏得跟一只伊壁鸠鲁的死猪一样,看来是一定要揍你一拳才能让你醒过来。”鲁玛瞥都不瞥查理一眼,一边擦剑一边说到

“果然是黑八区来的下三流的货色,小鬼头,几岁啦?要不是爷爷我刚才救你,现在还不知道死在哪个地方呢。”没等考特说完,查理一个挺身站起来,揉着自己的鼻子走过来坐在鲁玛身边。

“刚才那拳是你打的啊?打的好!比刚才场上那一炮给劲多了”说着说着,查理的视线慢慢向下,转向了鲁玛还没有散尽战斗余热的身体。

“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现在整个时之狭间竞技场可能逃得只剩咱们三个人了”考特在一旁没好气地说到。

查理猛地直起腰,焦急地在这个不知名的小房间里来回地走。

“记起来了?这傻子还什么都不知道呢”鲁玛放下巨剑冷笑着对考特说到。

“滋滋滋…”当查理打开通讯系统,传向他的耳朵的时候是一阵没有终点的电流噪音。

“主..人..我们..现在..在逃亡..我们刚离开竞技场,你在哪里?主人?你在哪里?滋滋滋……”查理收到了最后一条来自欧拉的信息。

 

“呼…第六区域,确认安全。”弗兰克站在一个房间里向通讯系统的另一边汇报着。

“还好没什么鬼东西,可以回去复命了,这个该死的塔尼亚星球,信号也太他妈的差劲了,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大动干戈。”当弗兰克正在抱怨的时候,耳机里收到了回音。

“76号,上峰命令你再进行一次搜查”

“收到,长官”弗兰克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抱怨了,从包里拿出一包呛呛虫夹心饼干坐在房间角落的椅子上开始吃了起来。弗兰克在吃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房间是如此的寂静,一下子没有了电流的嘈杂声、踩踏地板发出的脚步声,更重要的是,没有了那些外星怪物在竞技场内乱糟糟的吼叫声。

“等等,好像还是有一点声音。”这个声音时强时弱,是从房间角落里的一块木板传出的,根据人类的经验,这种隐蔽的木板背后总是有不可告人的暗道之类的东西。弗兰克俯下身去,侧着身子想要听得更清楚一些。

不管下面说的是一些什么内容,弗兰克知道,一定是几只残余的外星怪物在下面苟延残踹,他掀开木板,按下BZ-35麻醉手雷的保险钮,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的怒气和手雷一起扔了下去。

“第六区域,发现三只不明外星生物,已经制服,请求增援,完毕”弗兰克站在晕倒的查理、鲁玛和考特身边向耳机那边报告到。

 

【三个小时前】

“那些蓝色的飞鸟,向竞技场内投下无数颗炸弹,还有垂直而下的光束,让浸没在强光内无辜的人们顷刻间灰飞烟灭。”




原本防止观众用赋予能力影响比赛的异能屏障不知为什么失去了效力,和漫天乱炸的蓝色飞鸟一起的还有从竞技场内四方发射出的,各种奇形怪状的沙质炮弹。主看台上,原本应该坐着塔尼亚王族的席位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型堡垒,这里取代了决斗场变成了全场的中心,极具破坏力的炸弹和光束面对这种塔尼亚屏障也无济于事。但是这一切,随着一声从龙角喇叭发出的凄厉刺耳的声音打断,没人能说清楚这是什么声音。

 

“这声音是什么意思呢?”弗雅瘫坐在城市北面的一个沙堆上,痴痴地望着远处被火舌和高温包裹着的竞技场。

“不好意思弗雅小姐,主人选择的系统是初级版本,暂时没有声音识别功能,但是,根据欧拉的经验……可能是龙角喇叭坏掉了吧,弗雅小姐,您刚才已经使用御沙异能飞奔了25公里了,需要我帮您检查一下身体健康状况吗?”

“你的主人还真是抠门啊,不过,他现在在哪里呢?”


与此同时,塔尼亚王宫中,这座城市的心脏,正在经历一场最紧急也最激烈的争论。

“所有人都到齐了吧?”雷恩向内务大臣确认,此时在塔尼亚王宫的正殿大厅内,站满了各部落的长老,他们之间几乎没有语言的交流,只是偶尔有几个长老用着极其小的声音在嗡嗡着,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雷恩公爵,除了最北方的鲁玛部落还没到,都到齐了,不过据说已经在路上了。”内务大臣向雷恩回复到。

“我们塔尼亚人,最需要的是什么?”英雄王从王座上起身,一步步地走下台阶。

“我们需要勇气!”这是一个老者的声音,从语气中可以听出来这个人年事已高,一位年迈的长老吃力地拨开人群走出来,走到英雄王的面前,要知道,这是普通人能跟英雄王保持的最近距离了。这是奥斯洛夫长老,他比英雄王还要年迈,头上的一只角已断去多年,塔尼亚的街头坊间都在流传着当年武形大会他是如何成为最年轻的竞技场霸主,当年如何和英雄王并肩作战抵抗侵略。

“我们需要勇气,我们需要勇士,能够在战争的前线和敌人厮杀,能够用我们塔尼亚的赋予之力,告诉这些不知好歹的杂种,什么是死亡!”这位长老一边说一边看着正在轮椅上的雷恩,他握紧拳头,又提高了音量,说到:

“我们需要勇气,不是因为缺乏勇气,现在我们的勇士常年生活在无忧的环境里,他们豪饮美酒,他们热爱美女,就连每年一次的武形大会,那神圣的时之狭间竞技场里,那个塔尼亚最英勇斗士诞生的地方,里面都是些什么?都是些什么?”

“够了!”来自北部的布雷卡部落长老罗尼特大声叫到。

“都是来自索恩黑八区的小混混,还有叛逃达斯尼亚的星巫,来自鲁玛部落的女战士。女战士!真是太可笑了,这年头,连女人都可以站在竞技场和堂堂沙蛮鼠一族的爵士同台竞技了。想当年我在武形大会上…”

“女战士怎么了?”特莱斯部落的伊芙长老打断了奥斯洛夫长老的谈话,她是塔尼亚部落中唯一的一位女长老,她在夺得武形大会的胜利后向英雄王提出了提高特莱斯部落地位的建议,没有伊芙,可能就没有这么多的女战士还在奋斗着。

“可是我美丽的伊芙长老,请问刚才在竞技场拼命厮杀的鲁玛战士现在在哪里?她的鲁玛族人又在哪里呢?”整个塔尼亚王宫在奥斯洛夫的质问之下,没有了回应,安静的甚至可以听见王宫墙壁上沙子落下的窸窣声。

“够了!”英雄王威严又低沉的嗓音打断了这段争吵。

“我们塔尼亚人几千年来,哪次战争是吵架就能获得成功的?我们需要的是团结!现在敌人的飞船就在外面,就在离你们的武器不到50公里远的地方,八大部落的长老们,你们有谁愿意和我一起出战?”

“一切听从英雄王的命令!”台下的所有人大声怒吼到。无数只右拳突然笔直地举过头顶手背朝前,这是塔尼亚族宣誓的手势。

奥斯洛夫长老是第一个收起拳头的人。

“我敬爱的王,请您出战的时候带上雷恩公爵吧!我相信雷恩公爵的智谋一定能使我们塔尼亚人无往不胜的。”

“我,出战”雷恩公爵举起了他的右拳。

 

高耸入云的塔尼亚王宫的正对面是乌云,是刚才笼罩着竞技场的乌云,在王宫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乌云内藏着什么。阴影侵蚀着一条又一条塔尼亚城的街区,爆裂的沙尘从地面升起,和乌云在半空纠缠在一起。英雄王站在王宫的英雄广场上,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乌云就要侵吞到眼前的巨剑雕像,他没有说话。周围的长老、侍卫、整装待发的军队逐渐地向后退,所有人惊奇的发现,这团象征着灾难、侵略的乌云竟然在巨剑雕像前停止了,乌云像是触碰到了一层屏障,在巨剑雕像前消散开来。英雄王的眼神直指乌云背后的东西,他的右手伸向巨剑雕像,无数沙流从乌云底部,从王宫背后安全的地方汇集在英雄王身边形成一级一级稳固的台阶,英雄王当然知道,走上这个台阶对于他、对于塔尼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英雄王在巨剑雕像面前闭上了眼,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让雕像下的众人一齐高呼“塔尼亚万岁、白王不朽”



英雄王手执巨剑,转身对台阶下的众人说到:“今天是我们每一个塔尼亚人的时刻,让我们忘记阶级,忘记身份,让我们的利刃照亮整个塔尼亚,划破那片虚张声势的乌云,用我们的力量,赋予那些不知轻重的敌人死亡吧!”

 

“这些外星杂种在干些什么呢?巫术作法?还真以为他们那个什么白王能显灵保护他们?”

埃里克舰长站在战舰甲板上抽着草莓味雪茄,拿着他那曾祖父祖传下来的军用望远镜向远处望去。在离埃里克一尺的栏杆外,无数的靛鸟轰炸战舰机械式地向下投放炸弹,不断有弹药用尽的靛鸟飞回母舰,填满弹药后又迅速离开。就像一个循环运作的机械手臂,只要有能量,这些靛鸟不会停下。

“报告舰长,您在地球时间下午6点有一场晚餐会议,建议您现在准备前往战舰宴会厅。”舰长的机器人助手莉莉向舰长说到

“这个外星杂种还挺守时”说罢他踩熄了没抽完的雪茄,拿脚使劲碾了一碾,

“走,莉莉,咱们会会他去。”

 

“哈哈哈哈哈,你们外星绅士可真会说话,这可不行,这仗打完我就把这些装备都还给你。”埃里克递给面前这位穿着黑斗篷的外星绅士一根从地球带来的正宗里昂雪茄。

“谢谢埃里克舰长的好意,不过你可别忘了啊,我们的约定...”埃里克一边摸着面前这个自己从没见过的异星战甲,一边说到“哦...对对对,项链是吧,给我,..”埃里克撸起袖子看了看手表,“明天给我2个小时,哦不!1个小时,1个小时,我把项链包好送到您面前!”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等你的好消息,埃里克舰长”神秘人将右手指向人类太阳穴的位置,向埃里克行了一个军礼。


贝尔彻海蛇:贝尔彻海蛇(学名:Hydrophis belcheri)是蛇亚目眼镜蛇科海蛇属下的一种有毒海蛇,一度是地球毒性最强的蛇类之一,生活在澳大利亚西北部的阿什莫尔群岛的暗礁周围。


伊壁鸠鲁的猪:伊壁鸠鲁是古希腊哲学家,他认为生活的主题目的是享乐,而最高的享受唯通过合理的生活,如自我控制才能得到。因为生活享受的目的被过分强调,而达此目的之手段被忽视,所以伊壁鸠鲁的信徒现今变为追求享乐的人。他们的信条是:"让我们吃喝,因为明天我们就死亡。"这样的生活和“猪”的生活无异。


呛呛虫夹心饼干:

“当你咬下它的那一刹那,呛呛虫的气味分子瞬间扩散,刺激侵袭着你的每一个细胞!你会享受这一刻的!”—星际美食家瑞耶·布里推荐词

呛呛虫夹心饼干是新联邦时下最流行的零食之一,尤其在人类和克罗克人的社群中备受喜爱。呛呛虫产自“辛勤民众”星邦的胡鲁恩星,串烤呛呛虫是胡鲁恩星人的经典佳肴,在星际美食家瑞耶·布里的大力推广下这种刺激味蕾的食品被新联邦“果食”集团引进并加工成了夹心饼干,风靡一时~

生产商:新联邦“果食”集团

生产商负责人:碧尤缇·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