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边际启示录-星辰之子

在银河系的边际,风流倜傥的星际牛仔查尔斯为了寻找传说中打开创世神古墓的钥匙碎片,获得原初的力量,在TRZ-47行星上展开了壮丽的星际大冒险。

09

龙与剑,沙与火,光与影的传说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第九章 第一部分


当天夜里,尼古丁博士终于盼来了他所谓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外星人体研究”,而对这些都一无所知的三个实验对象——查理、考特和鬼蝶鲁玛恰恰还躺在位于这个巨大战舰深处实验室内的玻璃箱里。


“你看那只老鼠像不像我们上次做实验死掉的那只。”


“这也差距太大了吧,这个外星畜生这么丑,基因序列都不对,怎么能拿来做实验呢,做出来那误差得多大啊!”这是玻璃箱外的两个研究员守在这里的第16个小时。


“醒了!醒了!快看那个小矮子动了一下!快去叫尼古丁博士过来。”


“Oh,yeah!终于可以下班了!”


一束来自无影灯的强光注射进查理的双眼,他偏了偏头,发现自己和考特还有鲁玛被锁在三张床上,他下意识的启动“侍刃”,这个动作让正在给他打针的护士吓得跑了出去,好像还在喊着什么“尼古丁博士”。


“我在哪?”


“我的‘侍刃’呢?”


“我为什么这么困?啊,好困啊。”


查理看着旁边昏睡着的鲁玛和考特,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


“你好,查理,我是来自地球的尼古丁,是主攻神经生物学的医学博士。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你的身体构造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奇妙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和机械融合的如此完美的....”此时查理的双眼应该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时候,尼古丁博士注意到了面前这位外星人的表情,按照人类的理解,对这位外星朋友的表情的解释应该是——惊讶。


“哦哦哦,不好意思,我们的士兵对你们进行了麻醉,现在我们正在为您注射缓解麻醉剂后遗作用的药剂,这些固定装置只是一些安全措施,注射完后马上为您和您的朋友解开。”


鲁玛和考特醒来后,面对这个陌生的环境和面前这位热情好客的地球博士,也是既心存疑虑,又感到有一点莫名的好感。

    

“别别别,再长就会出麻烦了,查理,快停下来。”尼古丁博士面对查理可以无限延长的“侍刃”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叹。


“切,这小鬼头,到哪都是这样,就知道耍威风。”三只不同颜色的锥形镖钉在了尼古丁博士的面前。


“我说你这个臭老头,还真会站地方,你怎么不直接跳进那个狭长的深谷里面去呢?”考特站在鲁玛恰恰的肩头,二人一起走向尼古丁博士。鲁玛看着这个带着圆框眼镜,留着小胡子,说话有点不利索的小老头,又看了看周围清一色的没见过的大家伙,还有一道又一道门后面不知通往何处的长廊。


“说吧,你们这些人类有什么企图?”鲁玛说罢,紫色火焰一样的气体充盈着她的巨剑,在钢铁制造的实验室地板上生生的刻出了一道划痕。


“她就是来自塔尼亚北部鲁玛部落的鲁玛恰恰!来自神秘森林的毒鬼蝶,狂乱的女战士!看啊!她那神秘诡谲的紫色,是不是在性感之间又增添了一丝性感?”查理模仿着武形大会上面龙角喇叭的语气大声地说到。


“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在这里?”鲁玛并没有理会查理的调侃,鲁玛举起了手中的巨剑,像是随时都可能把这里打个天翻地覆的样子。


“我美丽的毒鬼蝶鲁玛恰恰女士,你要相信我没有恶意,你看这些武器都还给你了呀。”尼古丁解释道。


“大家都消消气儿,消消气儿,咱们都是朋友,都是朋友嘛!”查理在两人之间做起了和事老的角色。


“那...你是不是应该把我们放走?”不知什么时候,考特已经站在了尼古丁博士的肩膀上,这句话直通尼古丁博士的右耳道,吓得他往后闪了一下差点摔一跤。


“别急别急,既然来做客了就多呆一会,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你们呢,明天我就把你们送出去。”


与此同时,在塔尼亚城城外的一个临时搭建的营寨中,弗雅和欧拉正喝着来自北方鲁玛部落的特制提神茶,原来弗雅在混乱之中根据欧拉对战火的判断,先逃出了塔尼亚城,碰上了正在赶往塔尼亚城的鲁玛部落精英部队。


“欧拉拉拉拉拉”


“你叫什么呢,欧拉”


“这个提神茶真的太好喝了,比菊池花机油好喝多了!欧拉拉拉拉”


弗雅摇晃了一下手里的茶杯,还有半杯凉了的茶没有喝完,不过这个时候弗雅没有心情品茶,她抬头看了看TRZ-47星球天空中寥寥无几还亮着的星星,想着查理会在哪里呢,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弗雅和欧拉坐在篝火旁遥望着大火中的塔尼亚城


“弗雅小姐,欧拉有个问题,系统计算出的答案是结果无效,你能告诉我吗?”


“还有你不知道的问题呀?让你主人给你升级一下系统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那抠门的主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鬼混呢,我还是问你吧”


“你说,这些鲁玛部落的人,为什么不进城去面见他们的英雄王呢?”


翌日,埃里克舰长在这个陌生的太阳系外星球起了个大早。


“莉莉,下面的人把步行机甲战士队伍和我的座驾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埃里克舰长。”


埃里克走过战舰内的长廊和舷梯,向每一位向他敬礼的士兵致以最热情的笑容,站在甲板上,看着下面整齐列队的M98“靛鸟”轰炸战机和步行机甲士兵,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埃里克舰长大人,需要给您话筒发表征战演说吗?”莉莉还没说完,埃里克就一把抢过话筒。


“兄弟们,跟我干死他们!”说罢扔掉嘴里没抽完的雪茄,用脚使劲的碾碎了它。


埃里克熟练地进入昨天那位神秘的外星绅士给他的步行战甲,从甲板上腾空而起,在机甲里面的埃里克抬起右手,向天空发射出一发巨型光子炮,后坐力让埃里克着实晃了一个踉跄。


“他奶奶的,外星人的玩意儿还挺给劲!”


炮声的初响和产生的光束像是古地球奥运会比赛时的枪声,战舰甲板上的各式战机应声出发,这些战争机器面对的是战舰之下等待着他们的英雄王和他的士兵们,它们不再像昨天那样漫无目的的轰炸,今天,无数从甲板上起飞的靛鸟和步行机甲战士只有一个目标,跟随着前面这个巨型机甲,也就是他们的埃里克舰长,攻占塔尼亚王宫,杀死他们伟大的英雄王。


“地球人来了,听到刚才那声枪响了吗?哥哥,那是他们出发的号角,只有愚蠢的地球人类还在使用这样的方法来作为前进的标志。”


“雷恩,你不用出战,在后面等着我就好了,不要理会那些长老的屁话,他们就是想要你战死。”


“可是哥哥...”


“我这是以英雄王的圣名在命令你”英雄王有些愠怒地说。


“是的,英雄王”


“趁着你还没有被剥夺名字的时候,好好享受一下吧,要知道,如果我战死沙场,你就是下一个英雄王,你就是下一个要面对塔尼亚这一切混乱的人。”


 “那请你戴上这个出征吧,这个沐浴着白王赐福的项链一定能给你带来好运的。”


雷恩从衣服里取出了一个项链吊坠,这是一颗黑色的宝石,如果说它是一个平淡无奇甚至有些残破的宝石也不足为过,这是一颗黑到极致的宝石,在边缘还有一些不知什么工具打磨过的痕迹,严格意义上说,这是一颗碎片。雷恩的母亲告诉他,这颗黑色的宝石曾经是白王创造塔尼亚时的能量结晶,可至于它为什么是黑色的,无人知晓。这么多年来,体弱多病的雷恩一直能够化险为夷,很自然地让他认为是这宝石的作用。


“出发!为了塔尼亚!”英雄王一声令下,王族士兵阵营和军队阵营汇成一股浩大的队伍腾空而起,御沙冲向塔尼亚王宫外已然满目疮痍的城区。


“这是什么声音?尼古丁博士”查理一行三人听到甲板上传来的巨大声响,向尼古丁问到。


“额...这个...恐怕...我也不...知道”


“我劝你快点把我送出去,我还有正事儿要做”鲁玛的巨刃又放到了尼古丁博士的面前。


鲁玛早就在这里待得不耐烦了,看见鲁玛不高兴的样子,尼古丁其实心里有点害怕,他和其他的地球士兵不一样,他对外星文明有着科学家的追求,他并不和其他大多数地球人一样,认为外星文明就是荒诞的,认为他们只是一群利用巫术和宗教建立起来的文明,相反他倒是认为那些地球殖民首领和古地球历史中的希特勒之流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把杀自己人变成杀外星人罢了。


“好吧,我放你们走,除了记住我,其他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吧,我的外星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