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边际启示录-星辰之子

在银河系的边际,风流倜傥的星际牛仔查尔斯为了寻找传说中打开创世神古墓的钥匙碎片,获得原初的力量,在TRZ-47行星上展开了壮丽的星际大冒险。

11

龙与剑,沙与火,光与影的传说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很久以前,在TRZ-47行星上有两个庞大的氏族部落。他们最早都是费瓦江孕育的同一种族的子孙。靠近柯勒曼沙漠的塔尼亚族,他们的领袖被称为白王。传说白王能够操控栖息在流沙中的沙龙。靠近潘达拉雨林的达斯尼亚族,他们的领袖被称为黑王。传说黑王拥有无限的感知力,可以使用异能号召一切森林生灵为其战斗。



上古时期,黑与白之间的战斗打响,谁才是这颗星球真正的王者,纷争持续到了今日,也直到今日,这“光与影”的战争才以塔尼亚的胜利落下帷幕。
 
至少,看上去是这么回事。
 
英雄王六世统治下的塔尼亚王族内斗严重,不安的因素在塔尼亚城下蠢蠢欲动。

有人说,塔尼亚城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移动堡垒,只有历代英雄王才能操控它。塔尼亚迟早会把荒芜和死寂传遍整片大陆乃至整个星球,这座城邦会进入平流层,带着数以万计的砂砾席卷潘达拉雨林,让草木枯萎,让达斯尼亚灭绝。

还有人说,英雄王六世实际上是个软弱无能的人,他只是一个傀儡摆设,真正的幕后黑手是他的弟弟雷恩所掌控的幕僚们。谁也不了解雷恩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他深居简出,性格怪异,见过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个十足的疯子,他坐在轮椅上,他的长发及地且油腻至极,传闻他会喝下达斯尼亚人的血液,而且他甚至会在午夜变身不可名状的怪物。

还有一则传说,和“龙与剑”有关。现如今,塔尼亚的沙龙已经灭绝,但沙龙灭绝的原因谁都不知道。据说,这和传闻中白王使用的英雄巨剑有关。它现在就插在英雄广场的正中央,如同定海神针一样矗立在塔尼亚城池的心脏处,被许多塔尼亚人膜拜。而这把巨剑锋芒刺穿的正是长眠于塔尼亚城地底的那条龙中之王——伊美里斯的心脏,正因如此,塔尼亚才能稳定繁荣,否则,仅仅伊美里斯的一声微弱酣鸣都会引发可怕的地震。
 
“我说了,我可以帮忙一起战斗的,查理先生。”

“陪着我!”

查理看见弗雅举着一把巨型沙伞站在瘫坐于地上的自己面前,在她的背后充斥着因为刚才爆炸的剧烈冲击影响视网膜而形成的重影。他努力睁大双眼,想要看清眼前的这位身姿曼妙的塔尼亚少女,又感叹起来自己那个又老又胖的朋友巴纳纳,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姿色超群的侄女。看着弗雅这双微笑着的双眸,眼前这番美梦般的场景,甚至让查理忘记了自己正身处塔尼亚王宫前的巨剑广场上,而就是在这里,刚才正进行着塔尼亚人面临的最惨重的一次战争。

查理笑着想要把弗雅搂过来,当他用力想从地上撑起来的时候,身体却无法找到那个着力点,好让反作用力把自己推起来。这感觉就像自己的下半身被埋葬在了无限下漏的沙堆之中,总是有一股恒定不变的力量向下阻止查理靠近弗雅。

弗雅依然用那双微笑的眼睛看着查理。

可是查理的笑容却消失了,他想起那个温暖却令人作呕的锥形培养仓,想起了那团包裹住自己的粘液。

“1.2.3....不是这样的,不会,不会,弗雅你出来!欧拉,欧拉?!你他妈在哪?”

查理怒吼着,可是没有任何东西能给他回应,甚至他自己的身体也由于沙漏的下陷或粘液的包裹而无法动弹,就像一个被绷带包裹的活死人一样,眼前的重影从弗雅身后蔓延过来,像是长出了一排排尖锐的獠牙和触手要吞噬掉眼中的所有事物,查理拼命地想要挣脱这一切,但他听不到任何回应,甚至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湮没在重重幻影和弗雅的微笑之中。

“拿去吧,你都拿去吧!这颗心脏你也一块拿去了吧!操!”
 
 
雷恩和众王室成员在塔尼亚王宫的后殿坐成一排,和昨日在竞技场内主看台上一样,每个人都面无表情,至少雷恩是这样。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些低沉的轰隆声,有些年纪尚轻的王嗣会惊慌失态,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后殿光滑的地板上散落着一些细碎的沙粒,是从大殿穹顶的缝隙里落下的,准确的说,现在的塔尼亚王宫,细微的裂缝遍布四周巨大的柱子和高耸的墙壁,但是雷恩公爵还是和往常一样,和昨天竞技场里没有任何区别,在送别英雄王出战后,他就坐在这里,和所有王室成员一起,等着自己的哥哥凯旋归来。

刚才那阵照亮整个塔尼亚城的光芒也照亮了这王宫后殿,一束束白光从通往后殿中心通廊四周的窗户和穹顶上的缝隙照射进来,在其他人因此闭眼的时候,雷恩依然和刚才一样凝视着前方,没人知道,他隐藏在长袍下的拳头早已攒紧,手掌上留下几道血色的印记。

后殿的所有人在眼前的重影中恍恍惚惚看见一个皇家侦察兵跌跌撞撞地从门口飞了进来,与其说是“飞”了进来,不如说成是坠落进来,因为他差点因为右边翅膀收回不及时撞到门口的沙柱上。在场的皇室成员们有的站了起来,有的还在座位上揉着自己的眼睛以缓解眼前的重影,不过毫无疑问,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位侦察兵汇报前线的战况。

和前几个侦察兵不同,他站起身来向面前的塔尼亚王室成员行了礼,便大步地走向雷恩,在雷恩耳边说着悄悄话,不出所料,雷恩的表情依旧木然,可是同在后殿的其他人见这情形却像炸开锅一样,雷恩和这个侦察兵的密语,打破了整个塔尼亚后殿死一般的寂静。

“我敬爱的雷恩公爵,不知道您那凝聚着白王力量的神秘项链,有没有庇佑我们的英雄王取得胜利?”奥斯洛夫长老率先终止了后殿里嘈杂的交头接耳声。

“跪下!”雷恩的这一声怒吼在他赋予之力的释放下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奥斯洛夫长老是最后一个跪下的,在他的记忆里,只跪过英雄王一人。
“英雄王战死,集结所有部队,听我命令,准备决战!”
 
与此同时,地球人的母舰里面乱作一团,所有的通讯系统由于不知名的原因被中断,没有人知道埃里克舰长现在是死是活,一部分靛鸟战机载回的伤员报告说他们经历了一场爆炸,一场超越他们认知范围的战斗,甚至有的伤员眼睛出现了暂时性失明,这很难不与他们口中的爆炸扯上关系。介于通讯系统的损坏,埃里克的机器助手莉莉,结合当前的各方变量,做出了:“埃里克舰长生死不明”的判断,并代表埃里克舰长下令撤退,所有还在塔尼亚城的军队全部撤回母舰。是的,机器人莉莉成了这个母舰的最高长官,不过之前的规定是,如果埃里克舰长不在,与地球方面取得联系,指挥莉莉维持整个母舰和部队的运转。

“我们这是在撤退吗?“尼古丁躺在他实验室的床上问他面前这个戴着手术眼镜的女子。

“丁丁,我跟你说多少次了?做实验的时候不准说话,况且你还是个躺在床上的实验对象。”静子有点生气的摘下眼镜转身开始卸下身上的设备。

“我们...就这么...撤退了?”尼古丁并没有理会静子的抱怨,跳下床站在这个巨大战舰的舷窗边望向渐渐远去的塔尼亚城。

“我还不想走呢,这么神秘的星球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值得探寻和研究的生物等着我们啊!”尼古丁继续自言自语道。

“那我们还能怎么样呢?留下来?我想你一定是疯了,丁丁。”
 
【塔尼亚星球柯勒曼沙漠北部,鲁玛部落】

身形高大的鲁玛恰恰扛着昏睡的查理·皮纳斯走向这个自己的家乡,或者说是曾经的家乡,因为呈现在鲁玛眼前的景象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鲁玛部落的城镇从远处看去没有塔尼亚城的宏伟,倒是更像一座与世无争的小镇,而眼前的这个小镇已经没有了昔日往来其中的车马,人群。倒是更像一枝熄灭的蜡烛,一缕缕燃烧殆尽的灰烟从小镇扩散并融合在云层中,鲁玛恰恰看到这番景象立马加快了她回家的步伐。

“欧拉正在尝试第235次重新启动......”原来从两天前那道白光过后,欧拉的运载系统就被破坏了,在欧拉的系统记录里面,最后一幕是无数的重影吞噬掉自己眼前的查理先生、弗雅小姐和在场的一切。在这两天内,欧拉也不知道鲁玛恰恰为什么要扛着自己的主人奔波到这个不知名的小镇,它能做的只有跟着他们,然后不断重启自己。

“你还真是锲而不舍,一路上都在重启,也不知道累。”鲁玛头也不回地说道。

“系统已启动,正在校准定位,正位于TRZ-47星球科勒曼沙漠北部鲁玛部落附近,坐标位置,系统正在自我修复中......”

“成功了?”鲁玛恰恰在城镇门口停了下来,放下肩上昏睡的查理,转身看到正在自言自语的欧拉的机械手臂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说着一些鲁玛恰恰听不懂的语言。

“欧拉明白了!欧拉自我修复成功了!欧拉真是太厉害了,真不愧是人见人爱的查理先生的得力助手!”欧拉跳起来四处奔跑着说道,看起来像是在测试自己的性能是否完好。

“查理先生?查理先生?你怎么了?开启生命体征检测,开启倒放系统....”欧拉跳到查理的身上,它的机械手臂上神奇的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器械,不断地在查理身上来回触摸。

“查理先生刚才,哦不,大概是在2天前,应该是经历了一场机械暴走,无过没有猜错的话,就是欧拉系统运行日记里面最后的那一次亮如白昼的闪光。”欧拉说着转头对向鲁玛恰恰,“是你救了查理先生?”

“你先把他弄醒再说这些废话吧。”鲁玛恰恰冷漠地说到。
 
与此同时,硝烟散尽的塔尼亚城内没有了漫天的乌云黄沙和那些没有感情的靛鸟轰炸战机,雷恩站在巨剑广场上,带领着塔尼亚仅剩的一些军队,面对这篇废墟,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加冕仪式。

“雷恩公爵,这是从英雄王身上取下的。”一名皇家士兵将那枚拥有白王之力的项链呈交给雷恩。

“那个和入侵者同归于尽的女战士的尸体找到了吗?”

“没有,不过那位女战士是...是因为救了一个达斯尼亚人而被限制出境的弗雅。”

雷恩接过项链,他心里清楚,英雄王的死跟那道闪光没有关系,跟地球入侵者可笑的科技战舰更没有关系,一切关于英雄王死因的秘密都被隐藏在了那道闪光之下,而英雄王背后的那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和没有来塔尼亚城支援的鲁玛部落,才是揭开秘密的关键。

“你下去吧,去告诉大祭司,加冕仪式马上开始。”

“是,雷恩公爵。”

在塔尼亚王国有史以来还未有过“国王战死,兄弟继位的情况”,此前唯一的一次国王战死,是在上一次索恩帝国平定地球人类叛乱的战役中,塔尼亚国王在星际航行的途中被地球人袭击身亡,不过王子也很快继位。现在的这位英雄王正当壮年,还没有王子诞下,只有雷恩,他的弟弟来继位。这是塔尼亚王国历史上没有遇到过的情况,雷恩知道他自己面临的是什么,除了眼前这座被轰炸得满目疮痍的王城,还有来自八大部落间积蓄已久的怨气,哥哥手下大臣们的不信任,和不知道还会不会卷土重来的地球蓝色舰队。

雷恩重新戴上了项链,开始对背后严阵以待的军队进行指挥,大致上是一些如何检查百姓伤亡,侦察地球人动向的话,在他手指着塔尼亚城边的时候,所有人发现,在城郊沙漠与天空相接的地方有一条黑色的影子出现,仔细看好像是什么密密麻麻的东西在远处攒动。

“是银河疾风!是考特爵士!”有士兵在队伍中喊道。

“他们..是来干什么的?”雷恩心中产生了这样的疑问,要知道“银河疾风”这个称号可是英雄王六世赐予给沙蛮鼠一族的荣耀,他们的首领考特爵士可是曾经和英雄王一起浴血沙场的战士,若是他决定誓死效忠英雄王,和大臣们一起阻止这次加冕仪式......

银河疾风海贼团的舰队在快要进城的时候分散开来,从塔尼亚城的每一个街区上方经过,一步一步地靠近塔尼亚王宫所处的中心地带,整个过程还带着一些嘈杂的喊话声,像是在包围这个准备进行加冕仪式的圣地,雷恩心中的疑虑更大了,不过在快要靠近王城的时候,雷恩才看清楚了真相,原来所有海贼团的战舰都在通过龙角喇叭向下广播着:

“蓝色水蛭侵略者逃跑了!英雄王将和巨剑一同永垂不朽!”

海贼团的头号战舰悬停在巨剑雕像面前的半空中,而其他战舰则降落在了王宫外的其他地方,只有考特爵士一人从甲板上跳下来,在雷恩公爵面前停住脚,弯腰说道:

“‘银河疾风’海贼团听候雷恩公爵的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