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边际启示录-星辰之子

在银河系的边际,风流倜傥的星际牛仔查尔斯为了寻找传说中打开创世神古墓的钥匙碎片,获得原初的力量,在TRZ-47行星上展开了壮丽的星际大冒险。

12

鬼蝶归乡记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查理先生的心脏,准确地说是,机械心脏...在大战中有点运转过度,呃......不过,现在已经没问题了!有我无所不能的欧拉小天使在查理先生身边,有什么要担心的呢?”

“不过,这位英勇善战的鬼蝶女战士,我不太明白一件事情,不知可否赐教?”欧拉在鲁玛旁边像一个多话的绅士自言自语,由于周围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欧拉的声音显得特别洪亮。

“你能不能闭嘴一会儿?”

“那我就默认你是觊觎我主人英勇的气魄和俊美的容颜了....哦哈哈,查理先生毕竟是全宇宙人见人爱的流浪战士啊!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鲁玛也不大清楚自己为什么在离开战场的时候会带上查理,当时的情形可不足以让一个身形矮小的查理·皮纳斯在塔尼亚士兵们的慌乱中引人注意,是他的红色飞行靴太过亮眼?还是他手臂上的侍刃在武形仪式上差点就要斩下自己的双臂?

还是说,仅仅只是因为他那句“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对干掉我如此的执着”?鲁玛看了看在一旁酣睡的查理和唠叨的欧拉,感到有点无奈又有些好笑。

远处城镇的景象将要在天黑来临之时变得遥不可及,鲁玛没有心情再去想前天那次大战的任何事情了,她只想快点回到家乡,看清楚这个部落到底遭遇了怎样的灾难。

一记重拳再次打到了查理·皮纳斯的鼻梁骨上。

“鲁玛,满分!”欧拉在一旁跳起来说道。
 
地球人怎么也没能想到,本来被誉为千年后的“十字军出征”的神圣战役,却因为埃里克舰长的阵亡而变成一团乱麻,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将是一个机器人来指挥军队撤退,有的将领拒绝服从莉莉的指挥,违抗命令从甲板上起飞,不过地球人从埃里克舰长消失在那道闪光的时候起,确确实实被这些外星生物的超自然力量吓傻了,这一幕似乎出现在了舰队里每一个士兵的眼前,即使是那些深藏在母舰深处的科研人员、后勤人员们。

莉莉的命令,不对,现在是莉莉舰长的命令,是从塔尼亚城撤出,驻扎在TRZ-47星球科勒曼沙漠北部的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显然,莉莉对几天前那场大战并没有什么恐惧。

对于出逃的地球士兵,莉莉也没有追击叛徒的准备,它只是吩咐手下负责管理军籍的文职人员把他们的名字记下,到时候回到地球的时候好给他们统一办理葬礼。

在莉莉的程序设定中,人类在这个星球上孤军前行,是活不了多久的。
 
“真是可笑!偌大一个舰队,竟然交给了一群机器人来指挥!”

“丁丁,冷静下来,说不定莉莉是和地球方面取得了联系呢。”

“不管怎样,我要离开这个地方,我才不要被一群无聊、没有感情,头脑全是电路版和微分子材料构成的机器指挥,我要离开这里,静子,你去准备补天号的物资补给,我们这就出发,趁甲板上还乱着,噢!你看!连普朗特上校都带自己的小队出发了!”

尼古丁在实验室巨大的舷窗前焦急地来回踱步,而静子则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果酒,优雅地走向尼古丁。

“好的..好的丁丁,喝完这杯“桃乐丝”我就去把你心爱的补天号收拾好,不过,我们的物资恐怕只剩下一周的量了,到时候要是没有吃的话......在这个荒漠遍布的星球上,怕是连个挂葡萄糖吊瓶的地方都没有呢。”静子用手掐了一下尼古丁的手背,顽皮地笑着走开了,在空荡的回廊里,笑声显得异常诡异和响亮。

“那只有靠我的外星朋友们了...”

可是,谁又知道这飞船外面浩瀚的沙漠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呢?
 
“歪草,还知道还手?”鲁玛恰恰的右手下意识地拔出了身后的巨剑。欧拉在这两拳结束后迅速地站在了两人中间,以避免可能发生的进一步升级的矛盾。

“欧拉认为,刚才是查理先生的机械手臂开始运作并启动了自卫功能,不过好消息是,主人应该马上就醒过来了。”查理还是老样子倒在一旁,不过仔细可以发现他的眼角、眉头有些翕动,而鼻子,已经肿得跟德肯斯树莓一样又红又大,且还流着一些透明的粘液。

科勒曼沙漠北部居住着两个部落,鲁玛和布雷卡,一东一西,相隔着无数的沙丘和古代遗迹,在鲁玛部落的传说中,布雷卡曾经有一任长老的侄女曾嫁给过鲁玛长老的外室亲戚,除此之外,两个部落之间没有更多的联系。


曾经的鲁玛部落城镇

虽然同处于科勒曼沙漠的最北端,但两个部落的各个方面都是天差地别,在东边的鲁玛部落可一点都没有沙漠的样子,整个塔尼亚唯一的一条江河就发源于这里,同样,也断流于这里,如果从源头开始,记录下整个流域的植被,那可能写十本书都写不完,当然,没有人这样做过,因为塔尼亚人根本不需要水来维持生命,可能这就是为什么鲁玛部族备受排挤的原因吧,再者说鲁玛部族的人长得也一点不像传统塔尼亚人,甚至有一小撮人发表过“其实鲁玛人是达斯尼亚人种”的挑拨言论。

鲁玛部落的中心城市,也因为迫于“需要与外界沟通”的压力,从河流源头迁移到了河流的终点,现在查理他们三人所在的地方。

“弗雅呢?弗雅在哪?”查理从鼻梁的疼痛中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寻找弗雅,即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和这个狂暴的女战士在一起。

“查理先生,根据系统的记录,现在唯一的推断就是...”

“弗雅死了,和那个入侵者的头子一起死的。”鲁玛恰恰没等欧拉说完就先说出了这个事实,欧拉一下子可能是运转不过来,发出了一堆像是惊叹一样的电流声音。

“噢..弗雅死了...原来弗雅死了。”查理嘟哝到,他回想起刚才弗雅对他说的话,回想起几天前的那道闪光,努力地想要知道当时被湮没在闪光背后的事情,从蓝色飞鸟上抛下的炮弹,来自塔尼亚人赋予之力的反抗,英雄王的怒吼...这一切都像电影胶片一样在查理·皮纳斯的大脑中飞速划过,他看得真真切切,唯独在有关弗雅的部分,像是被人工剪切或是被拉出来提前曝光了一样,始终看不清楚。

查理只能回忆起弗雅站在他面前,单手撑起巨型沙伞对着他微笑的样子,连当时弗雅说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主人!主人!体征检测显示:心脏转速过载,并在持续上升。建议采取强制镇定措施。”

“欧拉,别担心,我好着呢。”查理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地将欧拉乱舞着的机械手臂按下,他不知道弗雅在那场战役中经历了什么,他只是明白了这些年从孤儿院深处神秘潮湿的培养仓,到黑八区无数场混乱血腥的地下决斗和星际旅行中的陨石阵,每一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是一颗流星,无论拥有再多美好的回忆都将转瞬即逝,他还清楚的记得在来到TRZ-47的前一个夜晚,由于长时间的星际航行而在另一个星球上稍作休息的一件小事,在那个星球专对星际旅行中转旅客营业的酒吧里面,


“燃晴”酒吧,查理曾在这酒吧中留下了许多回忆

查理和往常一样坐在吧台前和其他顾客打成一片,他记住了每一个在他面前女生的名字 ,尽管都是非常绕口的音译名字,嬉笑打闹中酒过三巡,他和每一个女生热情地告别,在第二天离开这个陌生的星球的时候,查理怀念那晚女生们给他带来的奇妙经历,也向往着下一站星球上即将到来的美丽的女孩和刺激的冒险。

“流星总是向前行驶的,我也该向前走了吧”查理对此时眼前的鲁玛恰恰和欧拉说着又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