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边际启示录-星辰之子

在银河系的边际,风流倜傥的星际牛仔查尔斯为了寻找传说中打开创世神古墓的钥匙碎片,获得原初的力量,在TRZ-47行星上展开了壮丽的星际大冒险。

13

鬼蝶归乡记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这是尼古丁从母舰上出来过后的第八个小时,他在刚来到这颗星球的时候一再坚持要用塔尼亚的计时方法,但是现在他的手表早就被这个星球强大的磁场给破坏了,只剩秒针还在飞速的逆时针转动,像是在做什么项目的倒计时一样。

绕过守卫哨兵和各种监控,秘密启动“补天号”飞船离开母舰,这场为了科学的进步的“叛逃之旅”中,尼古丁除了这架飞船和他的医生老婆什么都没有带,尼古丁手里只有一张当时景观侦测员绘制的塔尼亚星球地图,根据图上的标注,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是科勒曼沙漠北部,事实上,地图上的塔尼亚星球,只有科勒曼沙漠和位于右下角的比例尺。

八小时的航行,尼古丁船长心中的充满新奇事物的“探险”,只有玻璃窗外的外星沙漠,而“补天号”行驶的方向只有一个——母舰所在位置的反方向,在庞大的自动化操作面板前,语音提示都不曾吱过一声,尼古丁一度认为自己更适合作为一个地质学家来参与这次旅行,恍惚之中他甚至觉得外面造型奇异的异星石头正朝着自己傻笑。

“好玩吗?,丁丁”静子走进驾驶舱,她应该是从卧室过来的,因为她的脸上还有没洗净的睡眠面膜。

“我都睡了一觉,怎么还没到你那个外星朋友的家啊?”原来在上次和查理三人会面时,尼古丁搞清楚了外星朋友的家庭状况,相比考特爵士的家在地下,查理和他一样是个异乡人,鲁玛恰恰的神秘部落更好找一些。

“再等一下,等一下,马上就到了。”尼古丁有些尴尬地回答道。

“不管怎样,我们先停下来休息一下吧。”不知何时静子已经打开了音乐播放系统,一首古地球爵士乐从尼古丁身后弥漫过来。

“Oh,you can kiss me on Monday on Monday,a Monday a Monday is very good.

Or you can kiss me on a Tuesday ,a Tuesday,a Tuesday,in fact i wish you would.”

“休息一会吧,嗯?”静子和着爵士乐从后面搂过尼古丁的腰际,把头靠在他的右肩,下巴恰好可以放在他锁骨凹陷下去的窝里,牢牢地固定住了,尼古丁知道,他不停下这飞船,静子是不会走的。

随着尼古丁打开降落模式,静子牵过他的右手,拉向驾驶室背后刚才静子走出来方向的那个小房间......

夷为废墟的鲁玛部落城镇空无一人,在城镇边缘散落分布的巨石显得格外巨大,像是遥望远方坚守着家乡的哨兵一样背对这个城镇,他们的背影被拉得极长,偶尔有两三只柯乐曼蜥蜴从里面钻进钻出,和城镇里破败不堪的景象相比,这里是该片区域最有可能还有生命存在的地方。

尼古丁穿上朴素的长衫,坐在水床边,什么动作也没有,像是在发呆的样子,此时静子的歌单播放到了Eagles乐队的Tequila sunrise,为了打破二人这有点尴尬的沉默,静子先开了口。

“这个星球每天有55个小时,我们每天都照着地球的生活方式进行着,所以,不睡觉的时候,开窗看一下外面的风景怎么样?”

“噢,够了吧,刚才那八个小时你觉得我是闭着眼睛开的?”尼古丁有点不领情。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自己的耳朵背面像是被一只罗尔猫舔着一样痒,没等他反应过来,同样的感觉又从腋下传来。

“去不去?去不去嘛?”静子的声音带着笑意和戏谑命令着尼古丁去拉开窗帘,她当然知道这个科学狂人除了研究标本和数据最吃哪一套。

尼古丁掀起了窗帘,不过打开之后,他并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看都不看一眼一屁股坐回床上。在尼古丁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座城镇,他竟然可以看到如此清晰的城镇,破败的房屋,干涸的河道,甚至可以看见写着看不懂的外星语的商家招牌,这些生物存在的迹象透过视网膜刺激着尼古丁的大脑。

静子在床上觉得不对劲,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尼古丁已经冲出了卧室,她只好赶紧跟在后面。

“按照人类的科学来判断的话,这具尸体应该已经死亡72小时以上了,初步判断死因是....死于疟疾?不对,应该是疟疾一类的外星瘟疫导致其消化系统的崩溃。你觉得呢,静子?”

如果不说最后一句的话,一旁穿着厚重防护服却依旧捂住口鼻的静子还以为眼前的丈夫在面对着这具从废墟中发现的尸体喃喃自语。

“我觉得,你应该回补天号拿点必要的隔离装备。”静子皱着眉头说道。

“等等,再等等,我取点样本回去。”

“我伟大的科学家,你应该知道,疟疾病毒是会在尸体上残留100多个小时都不死亡的吧?”

“可是,这肯定不是疟疾啊,要不然我研究它干什么呢?哈哈”静子也完全明白这个时候的尼古丁是谁也拉不动的,即使是她或者尼古丁的母亲。想到这里,静子逐渐靠近尼古丁,开始对尼古丁的样本采取数据进行记录。

“虽然是外星人,但是还是,‘阿门’。”尼古丁在胸前比划着十字,然后开始解剖面前这具尸体。

“完好的脑部样本提取成功...”

“受损的皮肤组织提取成功...”

“左肢伤口组织提取成功,从伤口创面来看,像是由内而外的损伤或腐烂...”

“右手有长期使用武器的痕迹,这个死者是个战士?鲁玛恰恰?不是不是...鲁玛恰恰不长这个样子,但是,我们到了鲁玛部落?哦天哪,这个部落经历了什么?静子,你有在记录吗?”

“程序正在录入”静子模仿机器人的声音俏皮地回答道,她一贯不喜欢这些智能机械,所以当她使用机器录入的时候都给关了静音。

“这不好笑,静子”尼古丁头也不回地说道。

“有不明生物靠近,有不明生物靠近,警告!警告!”

“我说了,这不好笑,静子”尼古丁回过头来想打断静子这一愚蠢的举动,不过他发现静子并没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