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边际启示录-星辰之子

在银河系的边际,风流倜傥的星际牛仔查尔斯为了寻找传说中打开创世神古墓的钥匙碎片,获得原初的力量,在TRZ-47行星上展开了壮丽的星际大冒险。

14

鬼蝶归乡记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所以,查理先生,我们现在...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欧拉的待执行任务列表已经空了。”

这个问题可难倒了刚刚清醒过来的查理·皮纳斯,他本就乱作一团的大脑内部结构因为刚才鲁玛的那一拳震荡的更加厉害了,面对欧拉的问题,查理瘫坐在这个城外的沙丘上,任由自己的身体在沙子里压陷出一个舒适的弧度。

“让我再躺一会吧,我等会起来再和你说去哪。”

“可是...主人,我们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并且为它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这样才可以...”

“欧拉!这是命令!我要再躺一会儿!”查理有些愠怒地对欧拉叫到。

在一旁的鲁玛恰恰无心听这主仆二人拌嘴,站起身来抖了抖粘在身上的沙粒,准备进到眼前这座废墟般的城镇里看一看,凭着记忆应该是可以找到家的,即使现在看起来已面目全非。

“诶,你要去哪?”查理察觉到了旁边鲁玛恰恰的动静,他突然想起来,从醒来之后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这是哪?”

查理放胶片电影一样地过了一遍这两天的经历,并没有采集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鲁玛恰恰已经朝着废墟的方向走远了,从查理的视角看去,鲁玛再走两步就要消失在膝盖之下了。

“去吧去吧,我再睡会,欧拉,等会叫我起来。”查理又倒在了沙堆上,自言自语着。

“什么时候叫您起来呢?”

“当然是我睡够了再起来啊!”

“可是...查理先生,我还不知道...我们...下一步要怎么走。”

“当然是进去找她啊!”

“好的主人!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不过...”

“闭嘴!欧拉!”
 
离开查理二人的鲁玛恰恰并没有因为安静而感到舒畅,因为她走过的每一条街道都透露着不祥的预兆,眼前所见的一切都留有记忆中的残像,却又无法分辨清楚。

鲁玛当然清楚的记得自己部落的每一个角落,而眼前的街道、建筑、一切存在于鲁玛恰恰大脑里的东西,都像是被罩上了一层屏障,在鲁玛的意识里像是被扭曲了,让她既可以联想到这是她曾经的部落,也让她不敢确定,自己到底在何方。

处于这种情况下的鲁玛恰恰高度紧张,右手执剑准备随时可能到来的战斗。鲁玛恰恰并不是这个部落里最出色的鬼蝶战士,要知道地处北部边境的鲁玛部落可是塔尼亚王国最骁勇善战的部族。

有人认为这是由于鲁玛部落有崇尚武力的传统,也有人说是由于他们的能力不同于塔尼亚王国的大多数部落(赋予能力),而导致的长期歧视,使鲁玛人更加奋发图强,仅从这两点上来看,鲁玛族人和塔尼亚王国其他部落似乎就不该被划分在同一个版图之内。

毕竟从鲁玛部落再往北,穿过一片没有部落驻扎的荒原,就到了另一个国度——达斯尼亚。

严格意义上讲“达斯尼亚争夺战”——这场牵扯到整个TRZ-47星球的战争并没有正式停息,潘达拉雨林的达斯尼亚人可能已经听说塔尼亚遭受到了外星文明入侵,并密谋着下一次和塔尼亚人的决战,毕竟他们的种族天赋就是感知。

凭着记忆鲁玛恰恰踩着分辨不出原貌的碎片向前行进着,在多年前的一次“瓦拉释”上,她才刚到初成少女的年纪,其他同龄的部落女战士还在认真学习怎样使用自己能力的时候,就连续在三次“瓦拉释”上打倒对手,而且据传言,几乎每场都是虐杀,部落中所有的人都听过恰恰的名字,甚至一度有这样一句话,只要你能请拉扎小酒馆里面酒保喝一杯,他就可以放下手里的活,跟你讲起关于那个一度主宰角斗场的“女战士”背后的传闻,而且全酒馆的其他客人都会围过来,没有人会在意这个酒保还卖不卖酒了。


曾经鲁玛部落的瓦拉释

不过任何一个酒保、流浪汉所讲述的关于鲁玛恰恰的故事,都截止在了达斯尼亚争夺战那儿了,没有人知道战事开始过后她去了哪里,热衷暴力解决问题的战士,爱看打架的观众们,还有场外的小酒馆和赌场,所有人都在一次次地期待鲁玛恰恰再次出现在角斗场上。

有人曾说她去了前线最精锐的部队,还战死在了沙场上,这个说法一出来,所有听过她光辉往事的人都为她感到惋惜,都开始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部落长老。

“打下来的地盘还不都是他们塔尼亚王族的吗?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还不如让鲁玛恰恰去做个表演斗士好呢!”有人发表意见,准确的说,很多人都是这个想法。

在战事紧张的那段时间里,鲁玛部落的军队在前线表现卓越,几次力挽狂澜守住了重要阵地,不过在部落的大街小巷,人们更关心的是,那个代表着鲁玛人血性的女战士去哪了,而不是自己的部落为这个庞大的国家打下了多少领地。

可是谁能有个好下场呢?

【TRZ-47,科勒曼沙漠北部,鲁玛部落境内】

从尼古丁的视角看过去,静子的背后是一颗正在升起的星球,在尼古丁的思维逻辑中,这颗距离自己家乡遥远的星球一定是超越自己社会认知的东西,虽然直到今天,尼古丁的太空探险实验依然一无所获,就像眼前升起的星球一样,和地球上每晚升起的月亮并没有什么不同。

“刚才那声音真的不是你发出来的?”

“不是啊,我想...可能真的是在向我们报警吧。“

“太好了!”尼古丁一下子从那具尸体旁边跳起来,飞速地将手头采集的标本数据归类整理,静子拿着手里的记录仪在一旁,就像被冻结了的雕塑一样。

“嗯.....这个标本需要编号,这里这里,诶对对对,然后还得采集一点大脑组织的样本,嗯,再拍几张照片,诶,静子,把刚才机器报警的记录整理一下给我看看,我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来了,快点啊,我这儿一会儿就好了,我们还得去找这个外星朋友呢!”说罢尼古丁抬起头对静子露出了一个八颗牙的微笑。

静子知道,她眼前的这个男友,已经进入了大脑神经高速运转状态,她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合适的时候,给他上一点润滑油。

“好的,丁丁。”静子言听计从,熟练地开始浏览机器运行记录,这样,她和尼古丁的频率突然变得协调了起来。有节奏的操作器械,机器的声音和偶尔的交谈声像是形成了一首进行曲。

“诶,丁丁,你来看看这个。”静子停下手上的动作,一直看着眼前的屏幕,招呼尼古丁过来,像是遇见了什么难题。

“额...从检测数据上看...应该是一个....身高3米的...有球形大脑,上肢较下肢发达的外星生物?”关于这个不明生物,尼古丁好像也只能做到这一步的推论。

”还是个大家伙。“静子感叹道。

”根据图像显示,这个外星朋友有直立行走能力,体表没有毛发,往...往那边飞去了,像是在赶路,刚才应该是没发现我们。“尼古丁托着腮帮子说到,眼睛像是要把屏幕盯穿似的。

”走吧“尼古丁还沉浸在思考中无法自拔,被静子这一声给揪了出来,有点疑惑的看着静子。

”去哪?“尼古丁看着静子的双眸还是不懂。
 
其实在这天空中升起又降落的星球不只尼古丁看到的那一颗,每颗星球运转的速度也不一样,尼古丁和静子向着那个不明”外星朋友“的方向进发,沿着已经干涸的古老河道,走过一条又一条无人的破败街道,他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是尼古丁清楚的很,前面有更有趣的东西等着他去探索,想到这里,他握着静子的右手又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