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结果无效

这是一篇关于抉择的故事——机器人阿尔法·艾琳诺在一片废墟之中醒来,而收留她的佣兵舰长却不仅为她提供了容身之处。当佣兵公司派遣的观察员到达他们身边后,舰长与公司之间的爱恨情仇终于浮上水面,留给机器人的仅有最后的选择:旁观,还是战死? 无论如何,星海之中终有战争。寻求和平的条件带入运算,结果无效。

03

结果无效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或许人类的情感就是如此复杂,以至于自己只能作为一个模仿者——那天过后艾琳诺不止一次的这样想。钟云登舰已经三天了,而在舰长和这位观察员之间却如同没有发生过任何不愉快……至少现在他们两个还算是和平共处。

更何况作为舰队的一员,“卡戎”号的战斗从来没有停止过。

“舰长,前方11点钟方向发现帝国舰队,与情报有出入。”某处小行星带中,艾琳诺站在舰长席边,双眼中闪烁着主控系统内传来的信息,口中则对维尔纳做着汇报,身边是作为观察员的钟云。

“不是由两艘帝国军护卫舰与一艘输送船构成的轻装运输队,而是由一艘护卫舰与一艘老式战列舰构成的战斗舰队。附近没有任何运输船的信号踪迹,也没有任何友方星舰。敌舰目前与本舰距离为240公里……舰长,请指示。”

“没有运输船?这里并不在帝国哨戒线范围之内,而且帝国的巡逻队里一般不会有战列舰,同时这附近没有任何值得偷袭的联邦军事设施,只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动用战列舰代替运输舰运送了。传我的命令!”片刻的思考过后,看似轻佻的舰长嘴角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同时甚至还优哉游哉地又点上了一支草莓味雪茄,“‘卡戎’号全员一级战斗准备,干扰隐蔽系统启动,火控系统开始计算帝国军战列舰与护卫舰射击诸元,引擎功率60%!”

“等等舰长,本舰只是一艘高速型驱逐舰而已!就这样去和对方战列舰正面对决的话,我们恐怕……”

“钟云上尉,你觉得我会这么傻吗?妈的智障……”钟云的脸上写满了惊讶,而维尔纳却依旧奸笑着,即便在绝大多数指挥官看来,“卡戎”号这是要去以卵击石。

“其他人都做好辅助就够了,听到了吗?把全船控制权都交给我们的机械副舰长……对,就是这样。听我指挥,阿尔法!”

“了解,舰长!”信息在艾琳诺的“头脑”中高速流动着,而艾琳诺仿佛感觉到整艘船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随时准备好呼应自己的判断——探测系统是她的双眼,动力系统是她的双翼,两门大口径电磁主炮是一双有力的手臂,而各式防空炮与两组五连装对舰核子飞弹发射管则是她忠诚又无言的护卫们。

——同步系统启动完毕,主思维程序与舰船主控系统对接完成。AI1与全船一同进入战斗态势,作战开始!

 

诚然,这是“卡戎”号第一次完全由艾琳诺进行操控,但连一旁负责督战的钟云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忧……通信员摘下了耳机,而炮击手转过了身,专心致志地看向舰长席。

火控雷达上的数据已经无人在意,相比之下较对手弱小太多的“卡戎”号本身或许更值得担心。

几天前,钟云自己有幸体验过一次“卡戎”号的日常训练,当时他坐在了本应属于艾琳诺的副舰长位子上,而对于屏幕中那艘与“卡戎”号机能完全相同,但却由艾琳诺完全操控的星舰,他唯一的感受就是一句话:在双方船只性能相近的前提下,哪怕是在整个新联邦之中,恐怕都不会有任何一个舰长能在艾琳诺手下全身而退!

记录员转过头,仿佛看到艾琳诺遮住半面的红色护目镜中映照着的无穷数字与符号——速度,角度,能量数值,一艘星舰上能够包含的一切。

既然在虚拟空间中她能够让“卡戎”号这艘由一群资深老兵驾驭的精良星舰占不到半点便宜,那么在实战之中……

佣兵?如果这样强大的战斗机器人可以量产,那么佣兵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加油吧,小姑娘,让我看看你对于公司、对于我们到底是个多大的威胁!艾琳诺·保卢斯的遗产啊……

 

“看得到对方舰首正上方的空间吧,卡戎号?”维尔纳前倾着身体,紧抓座椅的手背上浮现出了粗壮的青筋。舰长微笑着低声呼唤座舰的名字,如同在爱人耳边的轻声低语。除了钟云之外,“卡戎”号上的每一个人类船员都知道,舰长在战斗时有“和船说话”的怪毛病。当然在以前,“卡戎”号是无法对维尔纳的话做出回应的,不过现在就不同了。

“舰长,那里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目标。本舰目前距离敌舰180公里,且处于T字不利状态下。如果暴露的话,被对方以侧舷炮火击毁的几率极高,不建议继续前行。”

艾琳诺的身体只是呆滞地站在维尔纳身边,但艾琳诺那冰冷的女声却直接从舰船广播系统中传出,好似“卡戎”号学会了回应维尔纳的呼唤,“请舰长下达进一步指示,但我提议本舰即刻撤退。”

“撤退?你在说什么……啊对,你不可能学到我刚刚才想到的点子。卡戎,以主炮锁定敌战列舰后部引擎……等等,老式战列舰?”维尔纳低头沉吟了一秒后紧紧盯着面前的电子屏,双眼如秃鹫一般阴沉且锐利。屏幕上显示着一幅刻画着舰体周遭情形的实时立体影像,帝国战列舰被描绘成一片巨大的阴影,而在这片阴影区正上方则是一块几乎和“卡戎”号差不多大的小行星。

“舰长?”

“卡戎号,命令更改,1至5号飞弹发射舱填装爆破性核弹头,延迟5秒发射。目标敌战列舰上方的小行星。发射同时解除干扰,引擎最大动力,主炮同时锁定敌舰舰桥与尾喷口,随时准备发射。”

“舰长,请确认……您真的要使用爆破性核弹头吗?本舰所搭载的飞弹威力较小,使用爆破性弹头无法对战列舰造成有效伤害,但敌方反击足以将我方击沉!提请使用EMP弹头。”

“你觉得我要伤害那艘战列舰?妈的智障……”机器人尽职尽责地提出自己的建议,而维尔纳的回应也依旧是一以贯之的冷嘲热讽。尽管这一次,舰长胡子邋遢的脸上多了一份自信的笑容,“执行命令,不要留情。”

“是……1至5号发射管爆破性弹头装填完毕,倒数开始!5,4,3,2……”

“发射……全员对闪光防御!不,关闭本舰所有光学传感器!”维尔纳大声下令,猛力砸下的拳头直接拍在了艾琳诺的钢铁之躯上,震得手指一阵生疼——一旦回到战场之上,他便依旧是那匹冥火之中令人战栗的三头战犬,随时准备将对手撕成碎片。

 

直到维尔纳最后下令前的一刻,艾琳诺都对舰长这大胆而愚蠢的指令感到由衷地不解。“结果无效”这四个字就连机器人自己都听腻了——但这一切都只截止到核弹真正爆炸之前!

“辐射传感器确认完毕,核弹头已于指定位置引爆……等等,帝国战列舰没有任何反击行动?!爆炸无法破坏敌舰装甲,但……”

“就是现在,卡戎!关掉尾喷口,打开光学传感器,全舰能源供给电磁主炮,给我用最大功率打舰桥和推进器!”

“了解……电磁炮充能完毕,过载射击模式开启……目标锁定!”

艾琳诺转动着“卡戎”号的炮塔就像转动着自己的手臂,两门主炮的炮身已经完成了角度调整,炮口中爆出道道闪烁的电弧,而刚刚重启的锁定系统更是已然将目标套入准星正中!

“给我杀!一个不留!”

真空中无法传声,否则这一定是轰鸣巨响——蓝色的弧光推动着两颗弹丸化作无可阻挡的投枪,撕碎核导弹激起的尘埃在敌舰舰桥上炸出一个大洞,而另一颗则不偏不倚地射穿了尾喷口之前的装甲板,像是直接引爆了引擎。战列舰舰尾发生了剧烈爆炸,一旁的小型护卫舰直接被火球吞没。那些刺猬一般狰狞的武装此刻已经失去了动力与操纵手,在冰冷的宇宙面前寂静无声。

“居然这么简单就赢了……舰长,为什么那五枚导弹……”

“阿尔法,想想为什么我要你在爆炸时关掉光学传感器?妈的智障……这种老式战列舰之所以现在退居二线、甚至被当作武装运输船,就是因为设计时过度重视火力投射能力,导致光学传感器几乎全部位于舰桥之外,不仅探测能力较差而且极易被单次攻击致盲。”

维尔纳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混杂着笑意的轻蔑。舰长胡子拉碴的嘴角向上挑起一个微笑,在艾琳诺看来简直是教科书一般规整的傲慢、虚荣与洋洋自得,“阿尔法,这可是致命弱点——这个型号的星舰与其说是为前线设计的战列舰,还不如说是专门在前线探测结果的支持下进行支援的炮舰。你想想,如果换成本舰,所有光学传感器面前都炸开一团核子火球,一直盯着屏幕的船员们会怎样?当然了,这次咱们也有运气成分。如果我是那艘战列舰的指挥官,我绝不会这么蠢。让眼神更好的护卫舰只是跟在自己后面,对面这小子估计以前也就是个开运输船的。战列舰船身的巨大体积会阻碍护卫舰的探测,他难道不懂这个?钟云,你看懂了吧?”

“利用核弹爆炸时的闪光,让舰桥中所有的操作手在短时间内失去操纵能力,随后趁机狙击舰桥……干得漂亮,舰长。对于帝国各式舰船的优势与弱点,我承认我没有这么深刻的理解。”终于回过神的同时,刚刚登舰不久的观察员也忍不住为舰长鼓掌——就像刚刚维尔纳和艾琳诺交流时提到的一样,这确实是他的独创,尽管帝国真正的主力舰也不会再保留这种低级缺陷,“不过,应该也只有艾琳诺副舰长才能在没有光学传感器的条件下正常进行操纵,换做其他船员的话……”

“叫她阿尔法,上尉。”像是“艾琳诺”这个名字触动了维尔纳心底某个不容侵犯的区域,舰长脸上的表情仅在一秒之间便彻底转换成了阴沉,尽管还没有变成一座即将爆发的愤怒火山,但也离之不远,“准备登陆艇,让陆战队员们做好战斗准备,彻底搜查这艘战舰的残骸。”

“是!”舰长身边那具一度停机的钢铁之躯此刻终于再一次启动——艾琳诺说着扶了扶护目镜。这护目镜如果离开脸部,舰长可能会当场化为一颗高爆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