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结果无效

这是一篇关于抉择的故事——机器人阿尔法·艾琳诺在一片废墟之中醒来,而收留她的佣兵舰长却不仅为她提供了容身之处。当佣兵公司派遣的观察员到达他们身边后,舰长与公司之间的爱恨情仇终于浮上水面,留给机器人的仅有最后的选择:旁观,还是战死? 无论如何,星海之中终有战争。寻求和平的条件带入运算,结果无效。

04

结果无效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帝国军战列舰残骸的舰桥中一片死寂,破碎的控制面板上毫无生气地静止在空间中,很明显维尔纳“让陆战队做好战斗准备”也是多虑了。艾琳诺身边是三个被包裹在单兵动力装甲中的彪形大汉——相比之下,艾琳诺看上去非常柔弱的体型和身上普通的布质军服则显得格外突出。

“排查完毕,副舰长。”一名陆战队员从前方的通道之中飞出,一边在副舰长面前用小型推进器稳定好自己,一边做着简短的报告,“战舰的控制系统已被彻底破坏,全船气密隔舱已完全失效,这里现在只有脱水死亡的尸体,没有任何幸存者。我们已经发现了货舱,但舱门十分坚固,强行破坏很有可能损坏舱内的货物。副舰长,这艘战列舰的应急电源还可以使用,请求您帮我们破译货舱的密码,打开通道。

“了解,辛苦你们了……请带路吧。”与身边的陆战队员一同打开各自的推进器,艾琳诺的思维中枢却输出了一串前所未有的反馈。

——就算这些被杀死的都是我的敌人,是新联邦的敌人,但这是我……之前“卡戎”号就算有战斗,我也只是负责战术参谋与信息处理,但这次……

“说实话,副舰长……刚刚那一炮简直太他妈的漂亮了,比我们准多了。”身边高大的装甲之中传来男人粗犷的声音,严肃认真的报告语调被一份自在与从容所取代。艾琳诺打出的大洞中透入淡淡的星光,为陆战队银灰色的金属护甲也加上了一层迷蒙的光彩,尽管在那个笨重的钢化玻璃面罩之后的脸并不清晰“之前只是听说副舰长在模拟战中保持着全胜记录,现在看来实战也难不倒您啊,哈哈哈哈……”

“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羡慕的事,这也是我第一次亲手杀人。”艾琳诺摇了摇头,甚至像真正的女人一般撩了撩自己精致的假发——尽管在无重力环境下谁都很难理顺头发,“生命是很脆弱、也很珍贵的东西,对吧?但我现在……”

“嘿,机器人也会伤感吗?真稀奇啊。”身边的彪形大汉摇了摇头,连带着动力装甲的头盔也一起晃着,“不过这是战争,走上战场后士兵只有两条路可走:杀人与被杀。杀人让我们厌恶,被杀让我们恐惧,但杀着杀着也就习惯了,反正又不是滥杀无辜平民……副舰长,你从来不把自己当成一个活人吗?”

“并不,这方面舰长也和我聊起过。”穿过狭窄的通道与舰内紧凑的房间,艾琳诺的感情运算中枢甚至做出了一阵近似于“恶心”的反馈——杀人与被杀,在尚且年幼的机器人眼中无论哪条路都是一样的难以接受,但身边的老兵却说得理所应当“你们中弹之后会受伤、会死去,而我被击中之后也会损坏,会被彻底消灭……没有什么不同。”

“怎么就没有了,副舰长?一发子弹打在你身上和打在我们身上区别大着呢!”通讯频道中传来一阵阵惊讶的笑声,艾琳诺竟然觉得身边所有的士兵都在嘲笑自己的单纯,“只要主控核心没被打坏,你就算是脑袋被打烂都能换个新的,你可比我们坚韧得多。”

“坚韧?”

“当然啊,虽然说出口挺他妈的不甘心,但是说实话,副舰长,你是比我们更强大的存在。智力也好,身体也好,你……”

“我只是个士兵,为作战而生的士兵。”像是找不到更合适的回答,艾琳诺一时间所能做出的回应只剩下对于自身定位的复述。穿过舰内一处断了电的电梯井,一扇厚实的金属大门出现在机器人的面前,门边还站着另两位“卡戎”号的陆战队员,艾琳诺回过神来说道:“我该工作了,请维持好大门电子锁的应急供能……否则我也无法破译密码。”

“好嘞,副舰长!”上司不愿多言,而下属也没有多问,只是默契地接下了分派来的任务,配电室就在货舱边,里面是一堆依旧闪烁着彩光的电气设备。

仅花了三分钟,艾琳诺便将困扰所有陆战队员的密码化为无形,厚重的金属大门被液压装置缓缓推开,货舱中除了最常见的大型电容器与核燃料之外还有五个集装箱,上面清楚地写着“精密机器,请勿磕碰”。陆战队员砸开了集装箱上的小型电子锁,里面是成团的线缆与几套电子设备。

“这似乎都是帝国军的通信设备……等等,这是什么?”艾琳诺在开启与“卡戎”号舰桥语音通信的同时也主动上前翻找起那些杂乱的线路,“突入小队呼叫舰桥,这里是阿尔法·艾琳诺,发现了敌舰货物,是一系列帝国军标配的大功率通信设备,另外还有……”

“通信设备?别逗我了,只是这东西可不需要动用战列舰,你是不是漏掉了什……哦对了,抱歉。”机器人的话语尚未说完,便被一阵质问干净利落地打断,对面的维尔纳似乎直到谩骂即将出口,才想起艾琳诺还没有报告完毕,“还有什么玩意会值得帝国军这么折腾?”

“舰长,我们还发现了一组小型阵列雷达和一部电子密码机,推断这部密码机才是帝国军动用战列舰的真正目的所在。”艾琳诺说着,没有做更多的表示,她已经习惯了舰长那比恒星风暴还变幻莫测的脾气,“我想我可以破译这东西,如果掌握了帝国军的通信密码……”

“通信密码?!舰长,请求准许艾……阿尔法副舰长立刻将密码机整机带回本舰,这份密码没准有巨大的价值!”

“商业价值吗,钟云上尉?”通信中,听起来像是维尔纳对着钟云毫不客气地顶了一句,尽管万幸的是似乎没有酿成更多的争执“阿尔法,把所有的货物都带回来。按照公司条例,佣兵有资格占有战利品……对不对?钟云上尉。”

“额……是这样没错,但……”

“动手,阿尔法!”

“了解,舰长。所有人分成两组,请把所有的设备全部运上小艇。辛苦大家了!”一边指示着身边的陆战队员们做着搬运工作,艾琳诺却同时在另一条通讯线路中发觉了一条仅有文本的简短消息传入了自己的信息录入系统。

 

回到舰上后把密码机里的所有数据复制一份保留在主系统中,不许被钟云发现。

                                                                                              维尔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