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结果无效

这是一篇关于抉择的故事——机器人阿尔法·艾琳诺在一片废墟之中醒来,而收留她的佣兵舰长却不仅为她提供了容身之处。当佣兵公司派遣的观察员到达他们身边后,舰长与公司之间的爱恨情仇终于浮上水面,留给机器人的仅有最后的选择:旁观,还是战死? 无论如何,星海之中终有战争。寻求和平的条件带入运算,结果无效。

05

结果无效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或许是之前实战时的出色表现让维尔纳对机器人彻底放了心,又或许是多了些其他事要忙,在“卡戎”号更新了自己的设备后,本属于维尔纳的舰长之位似乎已经被艾琳诺接管。维尔纳在舰桥中出现地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只有艾琳诺与观察员各自站在空荡荡的舰长席两侧。钟云与其他船员主动担负起了战术参谋的工作,而艾琳诺则作为“卡戎”号的“心灵”亲自上阵。

半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艾琳诺而言,这段时间足以让她彻底掌握如何完全独立操作一艘星舰,足以让她成为一名合格的代理舰长,更足够让她再把系统数据库中的上千场战斗记录温习一遍,但半个月的时间却无法告诉她维尔纳舰长究竟是怎么了。

半个月前艾琳诺按照指令保留了帝国军的通信密码,而维尔纳在收到密码后命令艾琳诺代行舰长职权,随后便消失在舰长室的大门之后,直到半个月后的现在都再没出现过。

没人知道维尔纳为什么把自己关在舰长室里闭门不出,几天前艾琳诺尝试过去敲门,然而得到的回应却是长久的沉默。换个角度来看,就连最后加入“卡戎”号的钟云,都一样巴不得少看这位舰长大人两眼。在艾琳诺看来,这所有一切的背后似乎都有钟云的影子——就算不是他本人,但也一定会和佣兵公司有所瓜葛。

否则,为什么就连钟云自己都在那场争吵中提到,他不是“单纯来学习战斗经验”呢?

“谁知道呢?这都快半个月没听到他的风凉话了,我都有点不适应。”同样是在休息时间,依旧是那位通信员与艾琳诺之间的对话,“副舰长,我可不是贱骨头,我只是有点心虚……天知道舰长还会搞出什么乱子!要不是看在之前他待我们都还不错的份上,谁他妈还愿意给他卖命?就和前任副舰长一样……”

“前任?”艾琳诺转过头看向通信员,他只是呆滞地盯着面前的量子屏幕,里面显示着棕绿色气体行星夜莺-7,而更远处则能够隐约地看到一些火光——从夜莺-6号轨道开始直到夜莺-8号轨道,都是联邦军与帝国舰队的交战区域,更外侧则是索恩帝国占领区。

 “是啊,前任。一个半月前舰长命令本舰脱离新联邦舰队时,当时的副舰长带着为数不少的部分船员离开了‘卡戎’号。”通信员说着,同时轻声叹了叹气,“说真的,要不是看在舰长救过我一命的份上,我他妈肯定也跟着跑了,待在军队总比在这种私人武装要好啊!有稳定的军饷,有军籍身份,有新联邦福利……就算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边境星系当兵,我也还能享受到点好处,但现在呢?”

“不仅军人身份带来的好处没有了,回到军队没准还得面对军事法庭。”通信员还在不停的诉着苦,与此同时,一番思考后的艾琳诺也完全想到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而且,该在刀尖上打滚还是一样,什么都没变。”

“是这样没错。不过副舰长,现在的您就是这艘船本身了吧?”通信员笑了笑,甚至还煞有介事地拿着手中的太空杯对着机器人伸手,“所以来一杯吗,我们的座驾……开玩笑的,知道你不需要进食。不过,我们的命可都在你手里了。”

“我吗?不是舰长吗?”

“当然,舰长的命不也是需要这艘船保护吗?”通信员将太空杯收回嘴边,随后高高扬头用力一吸。

“啊……真他妈爽。宇宙的广阔,个人的渺小,生命的脆弱……总之加油吧,副舰长!在你还不在时,舰长指挥着这艘船,带领我们度过了无数难关,现在舰长已经靠不住了,我们还不是只能靠你了?”

“是吗。”机器人侧过头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像是在表示“思考”。

“我想……”

“你当然能做到,不是吗?你可是比我们强大太多的存在!我不知道你自己怎么想,但你也好,你来之前的这艘船也好,至少对我们而言都不只是单纯的兵器或者机器!咱们是同生共死的战友,虽然我不知道现在的舰长是怎么搞的……唉。”一边念叨着,通信员低头看了看自己体内的植入表,随后转身离开了观察台,“我先去值班了,无论如何别让我们失望,舰……等等?!”

低沉的爆炸声毫无征兆地回响在舰桥走廊中,突如其来的信息也一样回响在艾琳诺的脑海内,诉说着让机器人都觉得难以置信的内容——

“副舰长,这里是舰桥!机库发生了爆炸……”钟云的声音从通讯频道中传来,稳定的语调却让人觉得他似乎对这一切早有察觉,“看来我们的舰长大人终于坐不住了,阿尔法……靠你了,他似乎抢了架舰载机正准备离舰!”

“你重复一遍?!舰长正在尝试独自离舰?!”就算还没学全人类的全部感情,但至少艾琳诺完全能够做到用语气来表示自己的惊讶,“你开什么星际玩笑,钟云上尉?!”

“我没开玩笑啊混蛋,你自己接入系统看!阿尔法,听着,我有分公司的授权,想查的话完事之后尽管去翻你的数据库!现在我以公司的权限,命令你立刻阻止维尔纳·保卢斯离舰!”通讯中,钟云直接对着名义上身为自己上司的艾琳诺吼了起来,“我就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偷偷留了帝国军的密码?!妈的……”

“是又怎么样,钟云?黑百合研究所附近的残骸什么都知道。”像是恰到好处地回应着钟云的猜测,维尔纳的声音主动切入了“卡戎”号的舰桥。而在主控系统中,艾琳诺也清晰地看到,他的消息的确是来自一架舰载机,“再见了,绀碧公司的混蛋们,你以为我是在舰长室里偷懒吗?我早就把有关你们防卫网的一切信息都发给帝国军了。看着你们被碾碎,我会很开心的。”

“什么?!你疯了吗?!抛开佣兵公司不谈,你这样甚至有可能直接导致新联邦在夜莺星系的战线全线崩溃,你不知道这样的后果吗?!维尔纳·保卢斯,你还是不是新联邦的军人?!就算佣兵队不是正规军,但……”钟云的声音在通讯频道中怒吼着,而艾琳诺却仿佛已经无视了一般——艾琳诺奔跑在“卡戎”号狭窄的通道中,金属覆盖的脚底在地面上砸出咚咚巨响,那仿佛看不到尽头的通道让她也感觉到了绝望。

“新联邦?别逗我了,钟云!我的家人们本来在夜莺-5号的卫星殖民地上住的好好的,但新联邦做了什么?当时为了击溃附近的帝国军,他们把整个卫星炸成了碎片!甚至没进行疏散!我所效忠的军队……我的直属上司亲手把我家几乎灭门!当然不止我家,整个卫星一共200万的伤亡之中可没有一个帝国士兵啊,我可爱的混蛋们。”通讯频道之中传来舰长的怒嚎,艾琳诺敲打着面前紧闭的气密舱门,却什么都不敢做,她完全可以凭借蛮力或者系统指令打开这道门,但那意味着全舰范围内的减压。“是啊,我的夫人没法给我留下一个孩子,对我而言她就是全部,但对于你们呢?阿尔法,如果你不曾存在过就好了……为什么你会存在?为什么啊!你的母亲开发出了你,而这些佣兵们担心你冲击他们的经济利益,先下手为强把整个研究所都给拆了!我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军队为了胜利毁灭了我的家庭,你们为了赚钱杀了我在这世上最后一个亲近的人……说到底谁又不是这样?没有人会为他者的死亡哀悼,因为别人受伤了,你永远也不会感觉到疼。哦……对了,如果他者的受伤还能为你带来一点好处,那岂不是再好不过了?!哈哈哈……”

“等等,舰长!”

“再你妈的见吧,钟云!还有阿尔法,真是让人舍不得啊!”

气密舱门阻隔了所有的视线与声音,但艾琳诺通过监控系统清晰地看到,维尔纳操纵着机体直接一炮炸开了机库的舱门。下一秒后,浩渺的星空之中多了一道炫目的流星,而“卡戎”号的机库里只剩下一个大洞,维尔纳没有任何的犹豫,更没有一丝留恋。

“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机器人一拳锤在机库大门上,感情中枢内传来一阵剧烈波动,自己却根本学不会哭泣——说到底自己不会真正的悲伤,每一次带入感情数据进行计算时……

不知因为什么,艾琳诺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就这样跪倒在那扇紧闭的大门前。那道尾焰喷口留下的痕迹已从监控影像中消失,然而艾琳诺却从没有如此强烈地盼望过什么,哪怕是之前所有的疑惑加在一起,也只能在这份期待面前黯然失色——

舰长,求您回来吧!我们还可以一起离开这里,离开这片战场!为什么您……

“等等,纯文本消息?舰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