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结果无效

这是一篇关于抉择的故事——机器人阿尔法·艾琳诺在一片废墟之中醒来,而收留她的佣兵舰长却不仅为她提供了容身之处。当佣兵公司派遣的观察员到达他们身边后,舰长与公司之间的爱恨情仇终于浮上水面,留给机器人的仅有最后的选择:旁观,还是战死? 无论如何,星海之中终有战争。寻求和平的条件带入运算,结果无效。

06

结果无效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舰桥的大门敞开着,“卡戎”号甩掉追兵,到达了夜莺-6号周边新联邦军队管辖的区域,但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钟云低着头站在空荡荡的舰长席旁,双手随意地插在衣兜里。

“本舰上没有配备审讯室,所以就地对你进行讯问,钟云。”步入舰桥的同时,艾琳诺挥了挥手,命令所有成员回归各自的岗位,仅有一名领航员依旧用手枪指着钟云的头,“我知道这或许意味着本舰对公司的背叛,但我希望你能够诚实一点。回答我,艾琳诺·保卢斯的失踪、黑百合研究所受到的袭击,这些究竟与佣兵公司有什么关系?你来到本舰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

“背叛……真是个微妙的词汇。”钟云抬起头,在开口之余还打了个哈欠,“艾琳诺副舰长……不,现在应该是艾琳诺舰长了,真没想到你居然还一直被蒙在鼓里,还是说维尔纳掩盖得太好了?”

“这不需要你多费口舌,请立刻回答我的问题。”尽管像是习惯性地使用了礼貌用语,然而艾琳诺抬起手时,掌心内藏的枪口中也同时闪起幽蓝色的光。

“好吧,我说!维尔纳所言不假,是绀碧公司袭击了黑百合研究所。我也是被派来找机会除掉你的。你的母亲希望用更多个‘你’代替我们,代替每个有血有肉的士兵走上战场,代替我们去卖命、去吃枪子。这听上去或许没什么,对吧?”钟云说着,上翘的嘴角扭出一个笑容,却在下一刻被泪水淹没。上尉插在裤兜里的手终于伸了出来,紧握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艾琳诺的面门,“但我们呢?!被机械替代,失去工作,再也没有收入……我们这些注定会被你淘汰掉的士兵还能去哪?和你们作战吗?!”

“把枪放下,否则我就开火了!”领航员怒吼起来,而艾琳诺却再一次伸出手,示意自己的船员安静下来——艾琳诺的思维程序已经得出结论,钟云手中的小口径手枪根本打不破自己的合金外壳。“退下,让他继续说!”

钟云的五官像是被一股大力揉成了一团,声音也变得沙哑而低沉,像是努力压抑着什么。艾琳诺觉得那枪口中随时会对自己射出一颗子弹,然而实际上观察员的举动却在维尔纳离舰后又一次颠覆了机器人的理解能力......

“我们为了活下来……为了各自背后的亲人加入军队拿起武器,可我们收获了什么?杀人使我们厌恶,被杀令我们恐惧……你不也是一样?夜莺-5号的战斗中,我们拼死想要保护的人被军队当做弃子,而那个创造了你的人也一样掐断了你所有的选择,让你注定在战场上化为尘埃!”钟云笑了,声音响亮而坚定。上尉举起右手,那支手枪此刻却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眼泪挤出眼眶的限制,泪滴在那张扭曲的脸上刻下了两道狰狞的痕迹。

“你懂得判断……你能够思考,你甚至能理解什么是我们的喜怒哀乐!你在思考方式上已经很接近一个真正的人类,而强迫一个这样的你走上战场,相比于派遣自愿参军的我们拿起武器,到底哪一个才更人道?人道,人道,战火之中……战争中人道真的存在吗?就他妈这么着你打过来,我打过去……看得到结局吗?看不到!”

“等等,钟云上尉!”

“够了!有什么好说的……还能说什么啊!”

砰!

红色的枪火与蓝色的等离子炫光一同在舰桥之中炸裂......

钟云倒在舰长席上,额头上的伤口流着血,而艾琳诺掌中的光芒也已消退,那层模仿皮肤的覆盖层已经重新将掌中炮掩盖了起来,就像是一只真正温暖的人手。

“咳……为什么要救我?咱们现在难道不是敌人吗?”

钟云的手枪脱手了。扣动扳机的同时,一道力度恰到好处的电击也将观察员在一秒内打倒在地,却没有留下任何伤痕。射出的手枪子弹擦破了一点头皮,观察员的单片眼镜被震得高高飞起,却被艾琳诺稳稳地一把接住。

“或许我们可以是敌人,但我不希望是敌人。”说着,艾琳诺弯下自己的腰,将那副眼镜重新戴在钟云的脸上,顺便通过舰船主系统呼叫了一下“卡戎”号的医务兵,“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的程序与记忆之中从未得出过类似的结果,我也不知道目前的状况算不算是一个无效结果,但我至少明白每个人的生命都很脆弱。如果我的母亲要我为了战斗而生,要我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你们的安全,那我乐此不疲。作为一个机器人我理应服从,但作为一个士兵……”

艾琳诺将观察员瘫软的身躯扶起,暂且放在舰长席上,当她抬头时却无意间看到了那位刚刚和自己聊天的通信员——他已经回到了他自己的座位上,正扭着头看着自己,脸上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舰长告诉过我,人活在这片星海之中要有自己的意义……我想,抛开身世不谈,现在我之所以站在这里,就是因为我有能力守护你们。”摘下护目镜的同时,艾琳诺眨了眨眼,这一举动或许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真实”一些。钟云抬起头,如同看到那个真正的艾琳诺·保卢斯在对着自己微笑,“军队想要胜利……说实话,在得知了这一切之后,无论是佣兵公司还是联邦军……我都很难再有多少好感,但那些平民是无辜的。如果我还可以尽可能让那些无辜的人免遭战火,那我当然会去做。”

“所以,你现在……”

“通信员,接通夜莺分公司,告诉他们说……本舰截获到帝国军通信内容。分公司……”

“舰长,我觉得咱们不用这么费劲了,很明显前任舰长这全都是安排好的……你看。”艾琳诺的指令还没有说完,通信员自己却首先开口,同时屏幕上也显示出了佣兵公司内部所共享的实时雷达数据,上面显示着夜莺-5号的小行星带。那里是分公司要塞所在地,但要塞周边已然被一片代表帝国军的红点所包围,“虽然都是小型艇,暂时没有重火力的大型星舰,但这个数量……”

“全员听令,本舰以最大战斗速度直接开往战场支援!现在!”没有任何的犹豫,甚至忘记了最后再验证一遍结果可行性——命令几乎从艾琳诺口中直接飞出,而思维程序中回荡着的那一条信息尽管简短,却让艾琳诺感觉无比的威严而又肃穆,无可违背。


——哪怕只是一人、一船,如果那些无辜者还能够挽救的话,如果……

警告士兵、市民,这是战争。

无论对错,我们都身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