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结果无效

这是一篇关于抉择的故事——机器人阿尔法·艾琳诺在一片废墟之中醒来,而收留她的佣兵舰长却不仅为她提供了容身之处。当佣兵公司派遣的观察员到达他们身边后,舰长与公司之间的爱恨情仇终于浮上水面,留给机器人的仅有最后的选择:旁观,还是战死? 无论如何,星海之中终有战争。寻求和平的条件带入运算,结果无效。

08

结果无效

黑底模式
白底模式


        杀戮、掠夺、征服,沉湎在战争之中的人无论如何……还是越少越好!

艾琳诺转过身,以能量剑将最后一枚扑向自己的飞弹斩为两半,同时背后的喷口将已接近极致的动力输出再一次增大。

不远处,维尔纳搭乘的导弹艇已近在眼前,却不再攻击艾琳诺。艾琳诺身后,仅剩的另一艘帝国导弹艇也被袭来的新联邦舰队以密集轰炸打成碎片,但一枚核导弹已经不偏不倚地钻入了佣兵要塞机库大门。

夜莺-5号的轨道上炸开一团绚烂无比的火球,纯白色的光耀甚至将中央恒星的光芒也一并淹没。僵硬脱水的尸体对着人工太阳伸出双手,呼唤着那温暖明亮的光华,身边是由残骸与碎片构筑的“新世界”。

破败不堪的“卡戎”号再一次启动了引擎,而艾琳诺已经看不到前进的方向,无论是这艘舰船还是现在的自己本人都已陷入无尽的黑暗。

——无论对错,我们都身处战争。无论生死,我们已得胜。


用能量剑在导弹艇入口处打开通路后,艾琳诺没有忘记关好气密舱门:本来艾琳诺是为了不让船员们因为自己的闯入被真空杀死,但直到真正到达舰桥门外,她才惊讶地发现,一路上自己没有看到哪怕一个活物——这绝不是什么正常现象,导弹艇再小也不是单座舰载机。

 “进来吧,我的孩子。”

艾琳诺的能量剑尚未出鞘,那扇紧闭的大门却自行滑向了一边。

艾琳诺冲入舰桥,看到整个操作面板前确实只有维尔纳一人抽着草莓味雪茄看着屏幕中的那团火球。

“父亲,这到底……”

“你输了。帝国军全军覆没又怎样?佣兵基地已被击毁,而失去这一据点的新联邦防线在帝国军面前……短时间内和一张纸区别不大。”如同只是在和自己的女儿拉着家常,维尔纳的语调出奇的平静,“其实你能预见到这种结果的,对吧?‘卡戎’号只是一艘星舰而已,不足以改变任何东西。”

“父亲……”

“真是个冲动的孩子,阿尔法。你想证明你自己的想法,你想告诉我你可以用另一种姿态与目的来战斗,可是孩子,你真的觉得战场会给你这个机会吗?你的数据库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个有效的结果?”维尔纳说着,同时扭过头看向全副武装的艾琳诺,脸上带着无所谓的微笑,“不过至少你还能想到来证明这些,作为一个被逼上战场的机器人来说……你真的很出色,只可惜我不是你。我的家人已经散落在这片星海之中,艾琳诺……我最后的亲人也已经逝去,除了复仇我还能做什么呢?”

“您已经成功了,父亲……至少您已经成功地毁灭了佣兵分公司,报了母亲的仇,所以现在……”

“妈的智障……我和你说过的吧?人活在这片星海之中是需要意义的……哈哈哈哈。”

坐直的同时维尔纳将手放在操纵台上,大笑着——尽管那表情在艾琳诺看来根本不像是嘲讽,反而像是某种解脱,“艾琳诺曾是我为之奋战的唯一意义,而失去她之后复仇便是我的全部,现在我成功了。还有什么能继续把我束缚在这片看不到尽头的战场上呢,女儿?”

“等等,父亲您不能……!”

“我恨这片战场,但我拒绝畏惧……这就是我自己的反抗。阿尔法,感谢你在最后这一刻还能陪我,谢谢你……我要去找你母亲了,但不会流泪的你还是放肆地大笑出来更好些,笑吧,像个真正的人类一样!笑啊!哈哈哈哈!”

爆炸声响起,而机器人艾琳诺在扑向自己父亲的同时,看到维尔纳的身体在减压作用下迅速化为一具干尸——战场上的最后一艘导弹艇引爆了引擎与弹药库,火球之中仅剩扭曲的残骸。光学传感器就此关闭,而艾琳诺也只是感觉累了……或许自己也该睡一觉了……

不远处,佣兵要塞中的火光已然散去,黑暗与冰冷再一次笼罩在战场之上。

战火熄灭的同时,夜莺-5号的夜半球遮挡住了所有的光芒,像是要将所有的故事都湮没在黑夜中一般。生与死之间的时刻总是太过短暂,而两个战士的故事也不会再有人记得。


——机体受损严重,思维中枢完好……能源不足。AI1系统准备进入休眠状态。

——只是……我还能再次苏醒吗?父亲,母亲……